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这一次,是爱喝精酿啤酒(Craft Beer)的中国人出了名。

市场调研和咨询机构欧睿(Euromonitor)说,到2017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能喝世涛啤酒(Stout,一种烈性深色的精酿啤酒)的国家,从2008年到2016年,总量从450万升迅速上升至1.92亿升,涨了近43倍。

不止世涛,中国人对所有精酿啤酒的热爱都在迅速提升,而其中大部分都是被中国年轻人喝掉的。

如果你在北京,那在工体北路、五道营、东四可以寻觅到很多贩卖精酿啤酒的酒吧。

上海也有,在南京西路丰盛里、复兴中路、兴国路上也能轻易地和朋友攒个精酿啤酒局。鹅岛餐吧、拳击猫等在年轻人中颇有名气的精酿啤酒吧,从下午六点就已经开始有人排队了,那架势跟你吃海底捞差不多,周末往往到深夜还人满为患。

这些店既卖熊猫精酿、拳击猫、京A、酒花儿、开巴、大跃啤酒这些国产精酿啤酒,也卖比利时修道院啤酒(Westvleteren)、 英国酿酒狗(BrewDog)这类进口精酿啤酒。

当然,它们也供应炸鸡、薯条、汉堡、三明治、玉米片、肋排等配餐,分量和味道各有差异,但这也不重要,因为到这儿来最重要的目的始终是喝名目繁多的精酿啤酒。

这种风潮在最近几年才兴起。

在这之前,深受雪花、青岛、哈尔滨这些工业啤酒酒文化影响的中国年轻人,依然像父辈那样在聚会上叫嚣着“啤酒我只喝饱过没有喝醉过”,但不久就天晕地转烂醉如泥。

在外人眼里,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而没有在聚会上喝吐过也就不足以成为真正的男人。

他们在堆肉叠盘的圆盘转桌上,在环境简陋的烧烤店里,或蹲坐在街边摊旁的人行道上,将烦恼忧愁一饮而尽,认定“只要有啤酒就能活下去”。

而只要一起喝过啤酒,就能成为“一起哈皮”的兄弟。

整个2016年,单就燕京和青岛这两个牌子,中国人就喝掉了约63亿元和147亿元的啤酒。

不过,年轻人对啤酒口味和品质的愈发挑剔也是事实。

根据欧睿的数据,中国啤酒历史上销量巅峰是2013 年的505.8亿升,2016年下降到456亿升,然而啤酒销售额却在增长,2012~2017 年年均增长达到 8.4%。

这说明更多的人选择了价格更高的啤酒,而喝的量减少了。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城市新中产的年轻人。

在他们看来,精酿啤酒的流行终于让他们可以喝到父辈没有机会喝到的好啤酒。而在跟朋友喝酒时,终于不用再以丑态百出的样子成为朋友圈的焦点,而是既走肾,更走心。

所以,他们迅速抛弃了要么一包苦水,要么淡如白水,在夏天拿出来还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温热气味的大众啤酒,转而拥抱精酿啤酒这一截然不同于传统酒文化的新生活方式。

而像鹅岛餐吧、拳击猫这类精酿酒吧都是能让他们待下去的地儿。

拳击猫开在上海复兴中路的思南公馆里,花园洋房,美式乡村风格的装修,没有推攘拥挤的夜场习气,也没有爱搭不理的服务员和永远黏糊湿滑的卫生间。光顾这里的除了老熟人,也有慕名而来的游客,拖家带口的夫妻老少,老外、情侣、朋友当然也不少,他们似乎统统要将及时行乐进行到底。

这里允许大声聊天,笑声也不必拘谨,但缺少了中餐饭里明晃晃的大灯和油腻烟火气的氛围,并不会让人过于地放浪形骸和豪气干云。毕竟酒肉虽穿肠过,但动辄几十块一瓶的精酿啤酒,我们只有两只手可以剁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