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篇名为《外卖,正在毁掉我们的下一代》的文章在朋友圈里热传。

文章里说,按照当前中国的外卖消费方式计算,每周最少有4亿份外卖飞驰在中国的大街小巷,至少产生4亿个一次性打包盒和4亿个塑料袋,以及4亿份一次性餐具的废弃,由此带来的垃圾围城等问题迟早会让人类自作自受。

这些数据一出,吓得很多还没有下一代的朋友毅然决然地在朋友圈里发誓要跟外卖断舍离,减肥效果不知比罗列外卖爆炸的高热量好了多少倍。

我们吃了越来越多的外卖,这是事实。

根据比达咨询的一份报告,2016年,中国第三方外卖市场的交易规模达到1761.5亿元,较2015年的382.1亿元着实是爆炸式增长。

按照中国现有人口来算,这意味着每个中国人在2016年点了差不过6.5顿外卖。当然,2016年真实点过外卖的人数是1.71亿,算下来每个人在外卖上的年花费是1030元。

但外卖真的就在毁灭我们的下一代吗?很多人并不同意。

在中新网的一篇报道中,2015年我国使用的塑料袋约2万亿个,不过其中外卖使用的大概只有10亿个。而2016年,我国使用的一次性餐盒总量在340亿只左右,其中外卖消费了约76亿只,22%的占比显然也不是一次性餐盒使用大头。

还有更多人列出了更多数据来试图证明《外卖,正在毁掉我们的下一代》这篇文章数据的不严谨,以及外卖并非是白色污染的罪魁祸首。

当然,从源头减少塑料制品在包括外卖在内的所有行业的运用是共识,但将外卖和下一代的命运联系起来讨论,无疑太过宏大到危言耸听。毕竟这一代的我们要是没了外卖来续命的话,也不用怎么考虑下一代了。

讲真,围绕外卖,最近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外卖骑手。

他们给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大外卖公司打零工,用手机工作、用手机娱乐、被手机管理,在车来人往的街道上以数公里的半径来回奔波,几乎全年无休,刮风下雨昼夜寒暑依旧……

狭义上,他们是在冰冷的水泥城市里贴我们心、靠我们胃的暖流;广义上,他们则是交通事故、社会治安、人情冷暖的主角。

正如我们是被外卖改变的一代,无数外卖骑手的命运也因送外卖而被改变。

只是,这里面很多故事并不像外卖之于都市人的我们来得那样治愈。

在央视最近的一则报道里,一份数据刺痛很多人的心。在南京,今年上半年一共发生了3242起外卖企业送餐电动车事故,平均每天要发生18起。

这些事故直接后果是导致2473人受伤,甚至有3人死亡。

这是普遍现象。

深圳交警日前对媒体透露,仅仅9月1日至10日,在深圳发生近1900起涉及外卖送餐的交通违法,其中美团245起、饿了么125起、达达外卖60起。

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送餐伤亡76起,平均2.5天约1名送餐员伤亡,而外卖骑手的交通违法行为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由于工作性质,外卖骑手很难兼顾速度和安全,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实打实地等于金钱。

相信很多人都有被从路口或对面冒出来的外卖骑手吓个半死的经历,但却很难将指责的话说出口,只是希望他们能骑的慢点、稳点,别用生命送外卖。

数据显示,全国送餐的外卖骑手一共有大约1000万人。

当然,将送外卖作为正式工作的人没有那么多。根据美团和百度外卖公布的数字,它们分别有30万和8万活跃骑手,而根据市场份额倒推,饿了么旗下的活跃骑手大约有22万人。

每天,60万的外卖骑手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来回穿梭。

他们基本都属于外来务工人员,每天早上,在一个固定地点打卡开完早会后,便开始一天的送餐工作。中午是最忙的时候,必须跑着送餐,到下午3、4点,他们会集体在路边某个地方休息,然后接着送晚餐、送夜宵。

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他们晚上或凌晨会回到租金低廉、条件简陋的出租屋。

挨着清华、北大的挂甲屯村是一个被媒体报道过的外卖村。在里面住的大都是外卖骑手。他们挤在狭小的平房里,门窗上挂着用床单和被套改做的帘子,过道里挂满衣服,地上则堆积着各类杂物,租金不超过1000元。

尽管他们每天会跟无数人打照面,但真正的朋友却没有几个,连跟同事见面恐怕也只是在送餐路上互相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这样的生活很难说有什么意思。

他们的收入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高。

在各类媒体的报道中,如今外卖骑手每个月能挣到7000元已属不易,这还得是他们一个月跑个六、七百单,没有超时、没有被投诉的结果。

美团的外卖骑手有20分考核分,只要被扣完就得待岗。如果被投诉,一次要被扣10分,两次就会被扣完。而在饿了么上,被投诉的话会直接扣钱,从200元到500元不等,最高能扣到2000元。

只要外卖骑手在哪月被投诉几次,基本那个月也就不用干了。

于是下面这样的外卖骑手被急哭的场景,我们时不时就能见到。

而跟其他以人为对象的服务业类似,外卖骑手更容易被这个世界的冷漠,甚至暴力对待。

由于工作定位和制度规定,让外卖骑手在遭遇不公对待时只能默默忍受,甚至还要反过来向施暴的一方不断道歉……因为不想被差评,不想被扣钱!

所以,虽然美团颇为推出了针对外卖骑手的交规考试,还表示要给他们“减负”;饿了么也设立了蜂鸟配送督导员的新岗位,还说要用人工智能头盔等技术手段来监督骑手配送……

但出发点虽好,可只要按件计酬的方式、严苛的考核和评价制度不变,随着点外卖的人越来越多,外卖骑手的工作必定会继续危机四伏,而不只是偶然不小心、不走运或不负责才遭遇差评跟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