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上百万送女儿去澳大利亚留学,几年学习下来,女儿毕业后居然迷上了按摩。

回国后到了一家中医理疗店上班,干起了按摩师,这让我这个当妈的如何见人呀?”

9月初,成都一位妈妈看到封面新闻转发的“杭州女孩6年花200万留学,回国工作被开2000元底薪”新闻后,感同身受,向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了发生在女儿身上的经历。

成都一家留学中介机构,工作人员接待前来咨询的学生。

女儿的选择:

留学回国后,做起了按摩技师

“我和她爸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她这样整,叫我们如何出去见人?”虽然已经过去了一阵子,张女士讲起女儿的行为仍然十分气愤。

“她初中刚毕业,我和她爸就送她到澳大利亚某知名学校去留学了。她在澳大利亚学了几年,却迷上了按摩,毕业回国死活要从事按摩行业,要当一个职业按摩师。”

张女士一边讲述女儿的经历,一边封面新闻-叫华西都市报记者评理,“花了上百万送她留学,她就想在成都当个按摩技师,简直把我和她爸的脸都丢光了。有段时间,我简直都不想认这个女儿了。”

为了这件事情,张女士及丈夫与女儿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张女士说,女儿在澳大利亚学了按摩,她去澳大利亚看望时,还作为顾客体验了一下女儿的技术,感觉还是可以。

但是,作为当妈的,哪个想让留了学的女儿去当一个按摩师呢?张女士和丈夫坚决反对,女儿却要一条道走到黑。

2015年底,女儿回国后,在成都找了一家中医理疗馆,像模像样地上起了班。

“女儿去中医理疗馆上班后,我经常开着车去悄悄看她。看着她在那里给别人按摩,我只有悄悄抹眼泪。”

张女士说,那段时间,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实在郁闷不过了,才悄悄向一个闺蜜倾诉,成天叹息,差点得了抑郁症。

妈妈的反击:

再送出国,悄悄给女儿开工资

“女儿只有一个,她死活要当按摩技师,我没有办法,只有暂时顺着她。”张女士告诉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但千万别以为我投降了!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干这个的,我悄悄发起了反击。”

为让女儿放弃做按摩技师的选择,张女士与丈夫做了一个局。

2016年春节前后,张女士借春节旅游,特别安排一家人去澳大利亚深度游。旅游期间,特别安排去拜会自己在澳大利亚的企业朋友。

在这场事先“安排”好的见面中,这位企业家朋友详细询问了张女士女儿的经历,当听说她刚从某校毕业,就热情地递出橄榄枝,希望她到自己的公司工作。

“女儿听了有点心动,我和她爸立即就在旁边做工作。几个回合下来,女儿同意了,很快就在澳大利亚的企业上班了。”

讲到这里,张女士明显十分得意地说,“女儿哪里知道,她在澳大利亚上班所领的工资,都是我悄悄打进朋友账上的。她挣的每一分钱,都是我给她开的。”

“这一场母女‘战争’下来,虽然我是胜了,但我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呀。”

唯一让张女士欣慰的是,现在女儿在澳大利亚完全安定下来了,不仅彻底抛弃了当按摩技师的想法,还离开了朋友的公司,有了自己的事业。

这个月刚完婚,可以说是事业、爱情双丰收了。

观点:

留学性价比降低?

不能只拿第一年工资说事

张女士与女儿的“战争”,将出国留学花费巨资回国后就业不太理想的社会现象反映得淋漓尽致。

花几百万留学,回国后要工作几十年才能挣回来,到底还送不送子女出国留学?

对此,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采访结果显示,目前,国内每年有超过50万人选择出国留学;相应的,每年也有数十万海归回国,因而无法用单一个案来以偏概全。

送孩子出国留学的家庭多种多样,去的国家、选的学校、所在城市也千差万别。很难只用“留学花了多少钱”和“回国工作月薪多少”来衡量出国留学是否值得。

“出国留学,尤其是在美国等费用较高的国家,留学6年花200多万,的确有这样的情况。”启德教育集团成都分公司总经理林泽馨说,留学生回国就业时,“一个月只有2000元底薪,差了1000倍,这个现象的确值得深思。”

林泽馨说,再加上如今用人单位在选择新人时也很现实,“考虑的是新人加入企业能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刚毕业的学生,即便有海外留学背景,但没有太深的职业背景,因此很难在短时间内创造出多大的价值。

但是,林泽馨认为,如果只是简单地拿海归留学生第一年的低收入作比较,如此下结论还太早。

“留学生和国内的大学毕业生相比,不能说海归就具备绝对优势。但从外语能力和适应能力、生存能力来看,海归的优势更明显。”林泽馨说。

应该把留学生放在毕业后5年,甚至10年的时间维度来看。在这个维度内,看留学生的提升速度和发展空间,这样更客观一些。”林泽馨说,“尽管留学投入和工资收入差了1000倍,但这个差距可能只在第一年。”

经过第一年的起跑后,“留学生可以不断地把学习积累释放出来,5年后,会达到更高的高度。”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认为,出国留学既有经济账,更有教育账。

“如果只算经济账,很难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家长会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只要算好教育账,在家庭可以支付出国留学费用的前提下,出国留学不管经济账如何,都不会“亏”。

着眼事业发展

不过分看重投入和产出比

调查发现,不少送孩子出国留学的家庭,并不过分看重投入和产出比。这类家庭,大都有较强的经济实力,在留学花费方面,也远比“6年花200万”多得多。

成都市民李先生,在儿子小学毕业后就把他送到了英国,小李在英国从初中一直读完了博士。

去年,小李毕业后,回到成都工作。前后算下来,小李在英国读了10多年书。“一年按50万算,总共花了至少600万。”

对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说,花600万供孩子出国留学,都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若计算投入、产出,假设小李一回国就找到月薪1万元的工作,要想挣回花掉的600万,足足需要50年,直到退休也挣不回成本。

但这笔账显然不能这么算。“首先,家里既然能负担得起这笔费用,就不会想让他赚回来的问题。”李先生说,其次,儿子在国外10多年的积累,未来在事业上会有更大成就,不能只看眼下月薪多少。

与李先生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成都人王先生。

2010年,王先生送儿子去美国名校华盛顿大学留学4年,前后花了130余万元。这笔钱对王先生来说,虽然略感吃力,但也能勉强应付。

王先生说,他也不会去算投入产出比,“儿子学到了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这些钱划得着。”

起点虽然差不多

但海归后续提升潜力更大

生于1987年的绵阳人王仕锐,在取得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博士学位后,又去哈佛大学读了个博士后。

2014年,王仕锐回到成都,进入互联网医联领域创业,开发了针对医生的学术社交平台医联APP。

刚满30岁的他,入选2016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王仕锐此前接受采访时透露,在美国的求学经历,让他看到了互联网对医疗的改变,同时也看到了中国互联网医疗的滞后,并萌发了创业念头。

其实,在每个行业领域,都可以找到不少具有海外留学背景的佼佼者。

“比如酒店管理专业,中国留学生在国外学完这个专业回来后,进入国际五星级酒店工作,起薪都在3000-4000元。”

林泽馨说,在国外学酒店管理专业投入并不低,“学费、生活费算下来,一年要花20-40万元人民币。尽管他们有的从前台做起,但经过几年,虽然与国内学生在同一起跑线上起跑,海外留学生的提升价值会更大。”

林泽馨现身说法,他也是一名海归。

2002年到2008年,他在法国一所学校学习供应链管理,毕业后曾在当地工作一年。

“当时一个月收入接近2000欧元,生活很轻松。回国后第一份工作,底薪不到3000元人民币。”林泽馨说,但在此后的工作中,留学经历对自己的提升有很大帮助。

“我也遇到过一些家长,真的是倾家荡产,卖房子供孩子出国留学,我觉得这有些急功近利。”林泽馨说,不排除有的家庭把出国留学作为投资,“把房子变成孩子更好的未来。”

但重要的是,将这种投资设定多久的回报预期。可以肯定的是,预期当然不是一年。“海归学生和家长,都需要沉下心来。”

工资低很正常

别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太高

9月15日晚上7点,已是韩国时间晚上8点,与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接通微信语音聊天时,黄雪刚从兼职的服装店下班。

今年底,广汉女孩黄雪将从韩国成均馆大学毕业。大四这年,她每周有三四天在服装店兼职,“从早到晚站10个小时,中间只有1个小时吃饭休息。”

2012年,已在上海一所大学上大二的黄雪决定休学,准备去韩国留学。此后,她放弃学籍,到韩国成均馆大学从大一开始学起。

黄雪算了一笔账,留学4年,每年学费加上生活费,总的下来要花14万人民币。她坦言,家里并不是特别富裕,“父母的收入加起来,刚刚够。”

“毕业后如果回国工作,我对一开始的工资预期是3000-4000元的样子,只要满足生活就行。”黄雪说,她回国后希望能进入一家媒体公司或翻译社工作。

她知道,对一个职场新人来说,没有多少资本要求高薪。

“留学生回国后可能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太高。其实,国内的学生更了解形势,海归应该抱着学习的心态,先花时间去适应国内的节奏。”

对于最近关于出国留学的热议,黄雪也有自己的看法。“刚开始工作工资低很正常呀,第一个月相当于交学费,能拿到工资就不错了。”

黄雪说,“如果第一个月就给我七八千元,我拿着心里都会不安。什么都没做,给我那么高工资干嘛?”

不过,黄雪也知道,收入低只是暂时的。“不要只看出国留学花了多少钱,现在挣多少钱,以前花的钱,都是为未来的提升空间买单。”

而且,留学的经历无论如何都是一笔财富,“在韩国看得多了,哪怕回国开一家服装店、韩餐厅都可以。”

身穿韩国民族服饰的黄雪

市场:

成都自费留学大热

有的小娃娃还出国读小学

9月14日,成都福兴街一家留学中介,一大早前来咨询出国留学的人仍然络绎不绝。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成都各大留学中介机构走访发现,自费出国热度依然高涨,就整体人员分布情况来看,呈现出明显的低龄化趋势。

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其中,自费留学49.82万人,占出国留学总人数的91.49%。

而2014年,自费留学人数为42.30万人。不过,从2012年起,自费留学比重便一直保持在92%左右。

今年17岁的李玟将于明年从成都一所国际学校毕业,在妈妈的陪同下,到该机构咨询留学事宜。

她准备申请美国的一所学校,明年出国读大学。实际上,李玟从去年就已经开始准备托福考试。

“成都留学市场非常好,国际学校越来越多,很多学生家长很早就有送孩子出国留学的想法。”该中介机构总经理李先生说,成都国际部、国际学校项目超过30个,留学热也因此不断升温。

此前,出国留学的人以出国读研居多,占到出国留学总人数的60%。但近几年,更多的是出国读本科和高中,“低龄化趋势明显。”更有甚者,有年龄低于12岁的群体选择出国读小学。

“2008-2012年,出国留学出现井喷,每年增幅在20%上下。近几年有所放缓,但增幅仍在10%左右。”李先生说。

封面新闻记者 董兴生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