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23日晚,“A CLASSIC TOUR学友经典·演唱会”,在成都双流体育中心开唱。

张学友的两场个唱再次创造了票房奇迹。

这也是张学友第6次来成都开个唱,尽管张学友来了成都6次。但仍然受到成都歌迷追捧,观众爆满,歌迷热情。

9月22日晚,虽然天下大雨,成都双流体育中心仍没有观众离场。许多观众冒着大雨欣赏张学友个唱,当张学友演唱经典歌曲《祝福》时,许多成都姑娘都听哭了,雨中情、歌如潮……

距张学友1991年第一次在成都举办个人演唱会,已经26年了,期间,他一共在成都先后举办六场个人演唱会,场场爆满,愈久弥香。

2017年9月22日和9月23日,张学友的成都个唱门票更是一票难求,1999的门票被黄牛党炒到一万元一张。

为什么张学友在成都能够火这么久?久到26年每次开个唱,一次比一次火爆。当年又是谁第一个把张学友个唱引进成都,让成都歌迷享受到张学友的音乐盛宴?

9月23日晚,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独家电话采访到了26年前,第一个把张学友个唱文化项目引进成都的原四川天星公司总经理、现为北京著名文化策划人王晓章。

采访中,王晓章第一次公布了当初引进张学友成都个唱时,张学友26年前成都吃火锅的照片。

以成都资深演出商身份,王晓章说:

张学友在成都长期火爆,这应该是一个现象级的文化符合,这说明成都,是一座人杰地灵、历史文化底蕴丰厚、市民热爱生活、追求精神享受的城市,正好对应了张学友歌曲中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真挚情感,它每每击中人们最珍视,最细微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乐。勾起人们对苦乐年华、坎坷人生、漫漫情路的回想。

W=王晓章

D=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杜恩湖

D:你当时是怎样把张学友成都演唱会引进成都的?

W:1991年,当时成都的明星文化市场刚刚开始繁荣。那时,我做文化刚出道。策划筹备张学友成都演唱会,其实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新华社环球公关公司和当时代理张学友演出的一家香港公司到四川安排张学友的演出,经人推荐与我见面。当时我正担任四川电力联合广告公司总经理,我记得我的感觉就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没有任何犹豫,只谈了几分钟,我就决定承接这次演出。当时很难,资金不够,得到了四川电力实业总公司的支持,甚至我们公司旁边一家物资局系统的小公司也毅然借给我们100万。

D:张学友首次成都个唱演出运作过程顺利吗?

W:张学友成都开个唱,非常不顺利。当时还没有现在这么完善的演出管理政策,报批一场港台歌手的演出手续繁琐、困难重重。批文最终好不容易办下来了,大家激动万分。不料,又接到通知:张学友成都演唱会无限期推迟。

但这一下的后果非常严重,因为巨额资金已经支付给香港,张学友的成都首场门票卖的非常好,歌迷排着长公里长队买票。还每人限购2张。后来买不到门票的歌迷,把售票桌子都掀翻了。

那时香港还没有回归,而成都门票又早已经卖出去了,一旦停摆,涉及方方面面。还好,在各方反复争取下,看到木已成舟,如果强行停下来麻烦很大,于是变通处理,要求两场演出并为一场、停止公开宣传,所有演出收入上缴。这样,总算演出保住了。后来实际上还是演了两场,因为卖出的票不可能收回来。真正是波澜起伏,心力交瘁。

D:当时演出效果如何?

W:那还用说,整个气氛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因为不能公开宣传,很多观众是通过口口相传在演出开始前赶到了四川省体育馆,记得几百人涌在当时体育馆售票处那个小小的窗口外,眼前全是一双双举着钞票的手,工作人员只能够机械地把钱抓过来,然后塞过去等额的票,来不及将钱放进抽屉,顺手往脑后的地上扔去,等到演出过半,高峰基本过去,财务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将铺在地上、值班床下、家居角落的一堆堆人民币慢慢扫出来。演出现场就不用描绘了,当时四大天王如日中天,张学友是被评论为最会唱歌的,歌迷们那是从头狂热到结束。

D:你对张学友的印象如何?

W:我认识张学友26年了。张学友是一个非常认真、非常重情、非常严谨的艺人。记得当时我送学友到机场返香港,他的情绪并不高,他在思考为什么演出批文会这么难,是不是自己有什么缺点。

他总是总结自己。

十年后陈柳泉先生邀请我到香港看学友的音乐剧《雪狼湖》。我去看了排练场。排练现场全是人,想不到张学友在台上看到了我,高兴地向我挥手打招呼。张学友重庆演唱会,张学友参加当地的欢迎酒会,走过我身旁突然拥抱我。这些细节,令人感动。一次经历,他永远记得,这就是人的优秀品质。

我经常在想,张学友为什么会受到歌迷和舆论的赞扬,当然不仅仅是歌唱得好,最主要是他对艺术、对人生、对社会、对每一个人都充满了真诚,充满了认真。这样,他会更加深刻准确地领悟每一首歌曲的深刻内涵,并能从演唱中洋溢出超越音乐的情感魅力,引发观众的强烈共鸣。

D:你第一次艰难而又成功运作张学友成都首场个唱后,这对你以后做文化产业有什么影响?

W:说句心里实在话,1991年,我第一次做张学友成都个唱,因为遭遇各种困难,我其实亏损了200多万人民币。但同时,通过运作张学友成都首场个唱,我又增长了许多文化产业运作知识。就算交了一笔学费。可以说,张学友成都首场个唱影响了我一生。

那时张学友才30岁,我也才30出头。我的人生第一次遭遇滑铁卢。做了张学友成都首次个唱,我一下子成了穷人。有几天,天天吃面条。我深深体会到,除了过程的跌宕起伏、艰苦卓绝以外,其结果是我第一次做张学友个唱,那亏损的200多万元,让我生活走入了绝境。当时200万,是一笔很大巨款。

张学友首场成都个唱演出结束后,我去双流机场送了张学友后,我回到了张学友演出指定下榻饭店,整整昏睡了三天三夜。清醒后,我一下子明白了。张学友成都个唱的这次亏损200万元的历练,使我变得更加坚强。

最后,王晓章说,距离我第一次做成都演唱会已经26年了。26年岁月,我们也都长大了26岁。但是,张学友的首场成都个唱,我永远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