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多名已经回国工作的留学生及其家长。海归中,有的10多岁就独自远走异国他乡,有的在大学里交换留学,也有的从国内名校退学出国。

对于出国留学,他们有自己的经历和看法。

故事A

出国留学的经历

“没长醒”的她长大了

回顾人生中的前20年,成都女孩马倩只能用懵懂和迷茫两个字来形容。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认真想过人生规划的问题。

直到20岁时,她被交换到美国留学,此后又去英国读完了研究生。几年留学经历,让她开始思考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到美国留学,一下飞机就哭了

2009年,在四川大学读大二的马倩,获得去美国新墨西哥州立大学交换留学的机会。

她并没有太大兴趣,反倒是爸爸一个劲儿地鼓励她去,并带她办好了所有手续。

“我爸可能觉得出去可以镀一层金,我完全处于迷茫的状态,不知道出去干什么,毫无目标。”马倩说,自己是家中独生女,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

回忆起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马倩说,“一下飞机就哭了。”

“感觉很不好,去了一个相当于中国火焰山的地方,山上只长仙人掌。”马倩在美国呆了两年,“没有接触到美国的现代气氛,”也没有去过纽约、华盛顿等城市。

那两年,马倩无比恋家,每个假期都要飞回成都。

在美国,还要面对融入当地环境和文化的问题。“没办法融入。”马倩说得很干脆,“除非能遇到非常友好的当地人。”

马倩遇到了一个,是一个合租的室友,曾在圣诞节时,把她请到家里过节。但更多时候,隔膜感更深一些。“4个女生共用厨房和冰箱,谁都知道这是我的,那是你的,不能动。”

在美国的两年,让马倩成长了不少。“一个人在国外,什么都要靠自己,父母都远在成都,想靠也靠不上。”

在美国读完本科后,马倩“开始有点觉醒”,思考未来的路怎么走。2011年,她决定去英国读研究生。

出国留学期间,马倩在凡尔赛宫旅游

学什么不重要,体验值得留恋

马倩觉得,出国留学的人,有的是为镀金,有的是为体验,她属于后者。

“在国外学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在那真是穷开心。”马倩回忆起留学时光,仍觉得十分美好。

“上午下了课,在教堂旁边的草地上晒太阳,跟朋友一起吃个午餐聊聊天;下午只有一节课,再去市中心逛逛。”马倩说,在英国留学时所在的城市,“四季都美,又不用自己挣钱,过得无忧无虑。”

至于出国留学性价比降低,马倩说,她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在美国和英国时,每年花费大约50万人民币,但家境优越,不存在经济方面的压力。

在她看来,这段留学经历本身就是收获。

“英国给我的感觉是安静,不闹腾,但安静却不孤独;而美国是闹腾,让人觉得孤独。”如果不是去了两个国家留学,马倩不会有如此直观的感受和体验。

想法更多,希望改变当前生活

刚回国时,马倩进入一家金融公司工作,每个月6000元的工资,让她挺满意。

但是,干了不到两年,金融公司名目繁多的考核指标让她感到枯燥无聊。如今,马倩在一家新媒体公司上班,她现在又有了新的念头。

“我有个同学也是留学回来的,进了一家国企,特别不习惯,现在正准备考雅思,重新申请国外的学校。”马倩说,她的心态跟这个同学差不多。

这也是留学经历带给她的改变,“在国外几年,让我的想法越来越多。我会想,如果现在工作不开心,是不是可以做一些改变?对未来重新进行规划?”

马倩说,如果没有出国留学的经历,一直在国内上学、工作,现在也不会产生这种想法,她会一直是个“没有长醒的人”。

正是因为有了内外两种对比,马倩开始有了新的思考和规划。

“在国外学到的专业技能,对现在的工作也没有多少帮助。唯一的英语优势,在工作中也用不上。”这让马倩觉得回国后,自己的竞争力在丧失。

这显然是她不想看到的,现在,她开始考虑一所国外学校,留学,移民。

“虽然未来什么都不确定,但自己更清醒了。”马倩说。

故事B

从985大学退学

到美国去自费留学

在众多选择出国留学的人中,重庆女孩刘佳显得有些特别。从小成绩优异的她,高考后上了国内一所知名大学,结果她在大二时从学校退学,考入美国新墨西哥州立大学。

留学4年,刘佳虽然“吃吃吃,买买买”,花了200多万,但她觉得收获更大。

留学的种子,初中时就埋下了

想要出国留学的种子,早在上初一时,就在刘佳的心里埋下了。

“当时就是单纯地喜欢英语,就想去美国留学。”刘佳说,提出这个想法后,她被父母拒绝了。拒绝的原因不是因为负担不起,而是父母觉得她还太小。

父母的意思是,等她在国内读完初中,再去美国读高中和大学,会更稳妥一些。

“初中毕业后,我那时正是叛逆期,死活都不想去留学了。”刘佳说,父母也没有坚持,她在国内读完高中,参加了高考。

刘佳是学霸,也是考霸,高考后考上北京一所211、985高校,学金融专业。

大一时,多年前的留学念头,在刘佳心里被重新点燃。“大一下学期开始准备出国,花了大半年考托福,准备各种材料。”

最终,刘佳顺利申请到了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然后又从国内就读的大学退学。

对此,刘佳没有觉得遗憾。因为在美国学的是自己喜欢的专业,而且几年的留学经历,让她收获了成长。

有个好室友,迅速融入了环境

刚到美国,面对完全陌生的异国他乡,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刘佳还是有些慌乱。

幸运的是,刘佳遇到了一个好室友,黑人女孩Nia。“她对我帮助特别大,会带我去她家玩,融入她的小圈子。”在校园里,Nia也给了刘佳很多帮助。

“她会告诉我学校里哪些社团比较好玩,就拉我去参加。还会告诉我一些国际学生不太会注意的问题,文化有差异的地方,也会给我解释。”刘佳说,在Nia的帮助下,她很快习惯了美国的生活。

留学期间,课堂上的宽松和课题的自由,让刘佳感到欣喜。除了上课,她还担任研究助理,帮老师统计数据,整理文章。“最后半年是在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做研究助理。”

毕业后,刘佳也想过留在美国工作。但是,能够提供签证的工作工资太低,“一个月大概是4000元美金,我在华盛顿租房子每个月就要2000多美金,根本养活不了自己。”

家境殷实的刘佳,留学期间一年花费六七十万元人民币,4年下来,花了200多万。

毕业后,她希望尽快独立,不再依靠家里援助。再加上在美国能找到的工作,跟自己的兴趣有点远,所以毕业后回到国内,在成都找到一份工作。

光环已不存,留学不是为镀金

“回过头看,这段留学经历,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段。”刘佳说,在国外的几年,让她对很多事情的接受度更高了。

在美国期间,刘佳把大部分假期都用来旅行,“整个美国,甚至整个美洲都转遍了,这也是收获。”

“我不把留学当做是镀金,如果只是为了回来找一份好工作,我在国内的学校已经很厉害了。”刘佳说。

实际上,她出国前就已经意识到,近年来随着出国留学的人迅速增多,“海归光环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已有心理准备,刘佳回国找工作时,没有奔着高薪而去。

“当时还给花旗银行投过简历,也被录取了,但自己觉得不感兴趣,就没去。”尽管那家银行提供的薪资不低,但刘佳最后还是选择了现在的工作,“因为更有意思。”

故事C

留学俄罗斯7年

成都女孩成职业油画家

生于1986年的成都女孩王梦雪,如今总是被人称为“美女艺术家”。年仅31岁的她,如今是四川当代青年油画院副院长,四川当代油画院副秘书长、专职画家。取得如此成就,源于她在俄罗斯留学7年期间,完成了人生的蜕变。

出国学新闻,却成了油画家

2002年,16岁的王梦雪在成都读高中。高二时,家里准备送她出国留学。

经曾在莫斯科留过学的姑姑建议,王梦雪选择了俄罗斯作为留学目的地。那年,王梦雪独自带着50公斤重的行李,远赴俄罗斯。

经过一年的语言学习后,王梦雪顺利考上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国际新闻专业,相继在这所学校读完了本科和研究生学业。

但王梦雪一直没有放下自己的艺术梦。受建筑设计师父亲的影响,她从小就迷恋艺术,喜欢画画。

“距离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只有5分钟路程,就是列宾美术学院。我在列宾美院学了5年油画。”王梦雪说,圣彼得堡曾是俄罗斯乃至整个欧洲的文化和艺术中心,自己就像一块海绵,吸收着这座古城的艺术营养。

2009年,王梦雪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第二年回到成都。

回国后,她当过电视台记者,做过出版社编辑,但最钟情的还是绘画。

2013年,她创办了自己的油画工作室。2017年7月初,举办了一次油画展。

王梦雪和她的油画作品

留学七年,经历了太多困难

刚到俄罗斯时,王梦雪把带的美金绑在身上,那是她在异国他乡的生活费。

即便如此,钱还是在地铁里被抢了。可以想象她的无助,“哭也没用,喊也没用。”留学7年,她经历的困难可想而知。

最直接的,就是俄罗斯每年长达半年多的寒冬。

有一个冬天,她晚上错过了最后一趟公交车,只好一个人走远路去坐地铁。

“也不是因为想家,就是突然很委屈,就哭了。”眼泪流下来,迅速在脸上结成两道冰凌子,“真的太冷了,是生活在南方的你所无法想象的极寒。”

“那7年,是我非常重要的成长时期。对我来说,是形成性格和思考习惯的时段。”王梦雪说,因为自己处于特殊的年龄,在陌生的国度,学习和生活充满了挑战和艰辛。

所有这些,教会了她敏锐的观察力,也让她学会了坚强。

王梦雪说,直到今天,她的血液里依然充斥着留学时光留下的力量。“那些力量值得回忆和反复揣摩,并会作用于我的一生。”

她很庆幸,在青春躁动的年龄,在一个有着丰富文化积淀和气候严峻的国家度过。“它让我学会了如何在孤独中前进,和与自己相处。”

现在,王梦雪的很多绘画作品,都带着俄罗斯冬天的影子。

对此,王梦雪说,俄罗斯的艺术已经融入自己的灵魂,还有那里的雪景和天空。“在那里,看过去满眼都是海阔天空和冰天雪地,那里的一切都像记录在心脏里的一个基因,随着血液迸发出来。”

把留学当投资,想法太幼稚

王梦雪出国留学的时间,是在15年前。她知道,当下的留学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现在年轻人面对的压力和问题是过去的很多倍。当今社会对人才要求也越来越高,要懂专业、懂人性、懂吃苦,需要学习方方面面的东西。”

“单纯一个留学经历,并不是高于同龄人的全部。”王梦雪说,光鲜的学历只是表面,人才更重要的是货真价实的综合能力。

拿自己来说,王梦雪不希望被贴上任何一种标签。她既擅长画油画,也喜欢画插画,作品风格差异也很大。

“现在是资讯传播如此之快的一个时代,这么一个大信息量的时代,我怎么可能被贴上标签,怎么可能只能让我画油画,而不让画我喜欢的插画?而且,我今天画的是雪,明天就有可能画火了。如果艺术家这个职业都不自由,那我们生活的社会也就太没劲了。”

对于出国留学是否值得,王梦雪说,任何环境和经历,都会带给人正负两种能力,“关键在于如何吸收和运用”。“如果单纯从收入和支出来看待留学,那就是把人当成了商品或项目在投资,这种想法极其幼稚。”

封面新闻记者 董兴生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佳、马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