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2日, 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时尚品牌纪梵希创始人休伯特·德·纪梵希在位于法国巴黎附近的一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堡中(Hubert de Givenchy)去世,享年91岁。

他生前曾为奥黛丽·赫本和美国总统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肯尼迪设计过服装,并以简约的“小黑裙”闻名于世。

“一条裙子应该用来突显和装饰女性特质,而不是遮蔽这些特质。”从1952年纪梵希在巴黎的个人作品发布会后,他的创意才华令在场人士惊艳不已,此后的几十年里,纪梵希一直是优雅风格的代名词。

他是最开始纪设计出了“非配套女装”的设计师,让女性从套装的拘束中解放出来。

时尚界大亨 LVMH 集团的总裁先生说:“纪梵希是让巴黎在 50 年代登上时尚界之巅的设计师之一。”

迷弟一枚:弃法律学设计

纪梵希全名为Hubert James Marcel Taffin de Givenchy,于1927 年出生在法国巴黎的北部城市博韦(Beauvais)。

他家庭殷实,父亲家族有着 18 世纪的贵族血统。

可是,纪梵希不满 3 岁时,他的父亲就去世了。他跟随着母亲和外婆长大,开始着迷于外公衣橱里的衣服以及世界各地各式各样的时装与面料。但是,只有在学习取得了好的表现后,他才被准许接触到这些时装。小时候,纪梵希会与姐姐们去买时尚杂志,他说,“我在书里懂得了所谓的巴黎情调”。

随着对时装的兴趣越来越浓,他逐渐着迷于一个念头:去见一见他最崇拜的时装设计大师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亚加(Cristóbal Balenciaga)。

据家族传说,当时年仅10岁的纪梵希曾带着自己的设计手稿离家出走,试图跳上火车去见偶像巴伦西亚加。虽然没能成功,但在1945年,17岁的纪梵希说服了家人让自己进入著名的法国美术学院学习,而不是按照家庭的规划成为一名律师。

他的母亲说,“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设计裙子的人,可以试试。但是千万不要抱怨,永远不要改变你自己的想法”。后来,每次服装发布会结束,纪梵希的母亲都会拥抱他、亲吻他。

“巴伦西亚加就是我的信仰,因为我是有信仰的,所以对我而言,巴伦西亚加和上帝都是我的信仰”,纪梵希曾如此说道。

在不久以后1953年的夏天,纪梵希在纽约终于见到了儿时的偶像巴伦西亚加。

年轻、优雅、接受过良好教育,近乎完美的大个子纪梵希很快在二战后百废待兴的巴黎时装行业找到了工作,遇到了年纪较长还未成名的皮埃尔·巴尔曼(Pierre Balmain)与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

1952年,25 岁的纪梵希拒绝了来自迪奥的工作邀约,而是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时装屋。他的设计理念受到了偶像巴伦西亚加强烈的影响,他认为“少即是多”,欣赏简洁却剪裁完美的风格。

彼此成就的纪梵希和赫本

赫本曾说,“是纪梵希创造了我。”

这一对好友知己,很难说清楚是谁成就了另外一个,他们最大程度地塑造了彼此简约而优雅风格。

很多年后,已经暮年的纪梵希回忆起他第一次见到赫本,当时赫本24岁,纪梵希26岁。“她非常瘦小,眼睛很美,留着短发,眉毛浓密,穿着一件小T恤和窄窄的裤子,脚上是一双芭蕾舞鞋”,他的目光几乎一瞬间就被她吸引过去,完全无法注意到别人,包括当时更有名的凯瑟琳。

那个时候,因为拍摄电影《龙凤配》,赫本到巴黎拜访纪梵希。一开始纪梵希并没有打算接受赫本,他已经决定和自己很欣赏的凯瑟琳·赫本合作,并且以缺缝纫机和准备春夏展览,拒绝了赫本的请求。

没有新定制的,赫本坚持试穿上一季的旧款。当赫本从工作室的衣柜里换上衣服之后,就像纪梵希回忆的,他的目光再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设计的衣服和赫本是绝配的。

后来,电影《龙凤配》出现了纪梵希设计的那件有名的黑色鸡尾酒裙,肩带上两只蝴蝶结正好装点出赫本天真的眼神。

同样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另外两套服装,一件深灰色的套装,剪裁妥帖、优雅迷人,另一件丝绸抹胸晚装更是华美无比,让赫本星彩熠熠。

《龙凤配》大获成功,电影拿到了奥斯卡最佳服装奖。

因为不是电影服装的主力设计,纪梵希没有出现在获奖名单上,他当时表示,“我不在乎,假以时日,人们会知道我做了些什么。能为赫本制作服装我很开心。”而赫本对他承诺,“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我要你为我设计以后所有电影的服装。”

此后,在赫本的电影生涯中,80%的衣服是由纪梵希设计的,其中许多都成为不朽的经典:

1957年 《甜姐儿》 梵希设计的宽松风衣。

1957年 《黄昏之恋》中,纪梵希设计碎花裙。

1961年《蒂凡尼的早餐》,纪梵希设计的小黑裙,也成为无数人心中最经典的“赫本风”。

1963年《谜中谜》,纪梵希设计丝绸头巾。

1964年《窈窕淑女》中精致华丽的礼帽。

赫本结婚的时候,也身穿纪梵希设计的婚纱。

有一些感情是比爱情和婚姻更持久的。纪梵希说自己和赫本的情谊是“类似婚姻”的,“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奥黛丽·赫本那样了。怎么形容她呢,她能给我一种非常强大的情感能量。每次谈及她,我都会激动不已。”

对于赫本来说,“42 年的友情。有一些人是我深深爱过的,纪梵希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最正直的一个。”她经过过三次婚姻,人来人往中,纪梵希一直在她身边。

赫本和纪梵希晚年在塞纳河边散步。

赫本晚年身患癌症,行动不便,纪梵希派私人飞机把她从美国送回瑞士的家中。在赫本登上飞机的那一刻,迎接她的是满满的鲜花。她顿时被感动得快要落泪,“只有他,还始终记得我的喜好,把我当成小女孩来宠。”

赫本曾对纪梵希说,“穿着你设计的衣服,我觉得好像有人在保护我。”

在她逝世之前,她把纪梵希为她设计的25件礼服全部归还给他,同时留给他一件大衣,“当你觉得孤独,穿上这件大衣,就好像我紧紧拥抱着你”。

“很开心做了儿时想做的工作”

和赫本一起打造的经典系列让纪梵希品牌声名大震,许多娱乐圈和政界名人找纪梵希寻找那条优雅、简约又舒适裙子。

除了赫本以外,纪梵希品牌的忠实客户还有包括了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Kennedy)、温莎公爵夫人沃利斯·辛普森(Wallis Simpson)、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Princess Graceof Monaco)、社交名媛贝比·佩利(Babe Paley)等。

肯尼迪夫人身着纪梵希设计的象牙色的丝绸裙子。

1988年,61岁的纪梵希将品牌被卖给了LVMH集团,但他仍担任了7年的设计创意总监。

1995 年,他的最后一届时装秀座无虚席,他带着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全部穿着白色工作服上台。

纪梵希也是一位出色的文物鉴赏家,他喜欢研究 16 世纪与 18 世纪的古董家具。退休后的他忙着办展、画画,还担任过法国佳士得的主席。

但他最喜欢的还是时装设计。

去年,在加莱举行的蕾丝与时尚博物馆开幕典礼上,纪梵希曾说道,“我很开心,因为我从事了儿时梦寐以求的工作”。

但是,对于现在的时尚,他似乎表示有点看不懂了,“如今,我发现有种趋势,时尚似乎成了一些别的东西,我不能说我很热衷了。不仅有时尚,还有很多种时尚”。

2017年,刚刚履行的品牌设计师Clare Waight Keller一上任就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要见见品牌的创始人纪梵希。

在获悉纪梵希去世的消息后, Clare Waight Keller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对于一位伟大的艺术家的去世感到十分的悲伤”。

同样,纪梵希设计工作室也对纪梵希的去世表示哀悼,并称其实“半个世纪多来,巴黎优雅的象征”。

封面新闻记者 宁宁 薛维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