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大山,扎根城市!

可以说是绝大多数的青年人的追求与向往~

然而,也有一部人却愿意躲进深山

为了这条甜蜜路,他们三代人一走就是40年

阳光午后,汽车在山路上蜿蜒前行,路两旁开满了金色的油菜花和白的梨花李花。枝头,总也有嗡嗡的蜜蜂闪烁其间。

这里是中江县瓦店乡柏龙村,处于海拔600多米的山顶,风景秀美,空气清新,不时传来阵阵花香。

深山蜂家

流淌而出的蜂蜜

在山路上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汽车在一个农家小院停下。只见院子四周和墙角下摆满了蜂箱。一名中年男子正在打扫其中一个蜂箱。

他就是养蜂人马敬良,是这个家里的第三代养蜂人。

“蜂三代”马敬良

“蜂二代”李合财和她的甜蜜收获

40多年前,他的爷爷和父母便开始养蜂。马敬良说,他们饲养的都是中华蜜蜂,从山里引诱而来。

“你们平常看到的蜜蜂,几乎都是意大利蜜蜂,路边一片一片的蜂箱。”马敬良说,中华蜜蜂在西方蜜蜂的不断入侵下,现在越来越少了,相当于蜜蜂界的大熊猫

蜂蜜凝冻如炼乳

为什么在深山密林里养中华蜜蜂?

因为只有在深山里,中蜂才不容易跑。”马敬良说,中蜂对环境要求很高,稍微受到外界的惊扰就容易跑,“最多的时候我们有差不多200箱,这两年跑了不少,现在只有一百箱多一点。”

“蜜蜂都有严格的采蜜范围,也就是领地,如果发生交叉,就会引发‘战争’。中蜂在与意蜂的争斗中,个头和数量都完全处于劣势。”马敬良说,现在意蜂越来越多,中蜂越来越少,所以躲深山是最好的办法

清扫蜂箱

除了外界的惊扰,蜂群内部争斗也对蜂群的稳定影响很大。

马敬良拿起一片蜂巢说,这上面出现了两个新的王台,“新的蜂王出现,蜜蜂就要分家,相互就会进行斗争,谁赢了谁就占领蜂巢,输的一方就自然被赶出去。中蜂有好斗的天性。”

在旁边的一个蜂巢外,有密密麻麻的蜜蜂集结在出入口附近,“这就是被打败的,如果不及时给它们新家,它们就要跑了,去山林里安家。”

中蜂蜂箱之间要保持一定距离,不然相互之间容易打架

被打败的蜜蜂

而且,中蜂的蜂箱与蜂箱之间的距离还不能太近,靠近了也要相互打架,也会被打跑。

马敬良告诉记者,这段时间百花盛开,差不多每半个月可以割一次蜜。

“一般蜜蜂都很听话,不会蜇人。”马敬良说,“但在割蜜的时候,难免也要被蛰,你去抢人家的劳动成果。”

摇蜜,以前用手捏,现在是机器

割蜜

在摇蜜之前,一定要检查有没有王台,如果有的话,就先要把王台割下来,免得把王给摇死了。马敬良的母亲李合财介绍说,以前摇蜜都是用手挤,蜜蜂就围着手飞,很容易被蛰。现在都是机器摇蜜,基本上不会被蛰了。

记者拇指被蛰了,赶紧抹点蜂蜜

记者注意到,马敬良的眼皮是红肿的,“昨天被一只不听话的蜜蜂蛰了。”说完,他笑了起来。马敬良说,如果是被蜜蜂蛰了,马上抹点蜂蜜,一般不会红肿。

说话间,李合财奔向一个蜂箱,并叫马敬良过去帮忙,“黑蜂子钻蜂箱里去了。”

马敬良说,这是来偷蜜的马蜂,它自己不会采蜜,专挑其它蜜蜂下手,一旦进入蜂箱,就要咬死中蜂,偷蜜吃,“还有更凶的虎头蜂,那要是来了,基本上一个蜂箱差不多要跑完。”

对于中蜂的生活,马敬良说,它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比较高,得把蜂箱打扫干净,“有入侵者一定要扫除,棉虫最常见。”

在屋檐下的一口石缸上面,不时有蜜蜂停歇飞来又飞走。“它们是在喝水。”马敬良说,为了保证水质,专门从山里接的山泉水。

新的蜂王台

蜂巢

对于产量,马敬良的爱人肖开萍说,中蜂的产量很低,一年一个蜂箱最多就二十斤蜂蜜,中蜂几乎不产蜂王浆,而且还不能割完了,它们自己还要吃大部分,尤其是冬天,没有地方采蜜,它们需要靠储备蜂蜜过冬,“纯粹就是家里养了几十年有感情了,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真靠这个做产业还是不行的,意蜂才是高产。”

每次取蜜,都不取尽,给蜜蜂留下足够的“口粮”。

马敬良说,和意蜂不同,中蜂采百花蜜,超市看到的槐花蜜、桂花蜜什么的,都是意蜂产品,“中蜂的百花蜜,不但营养丰富,还因中蜂兼顾草药花而富含药用价值。”

不过,马敬良还是希望这条伴随了自己40多年的甜蜜路能够一直延伸下去。

毛健 封面新闻记者 唐金龙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