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龙溪虹口自然保护区的19名队员将完成开春以来的第一次巡护工作。从3月20日上山开始,他们已经在100多公里的清林巡护路上跋涉了4天,为开春即将下山求偶的大熊猫们扫清障碍、保驾护航。

这只是拉开了2018年成都四大自然保护区春季巡护的帷幕。

在接下来的1个月时间里,成都境内的白水河自然保护区、黑水河自然保护区以及鞍子河自然保护区,都将根据自身情况,陆续开展春季巡山护林专项行动。

据统计,本次大规模巡护行动将展开约8条路线,参与人次超过百人。除了清除捕兽夹等盗猎设施外,队员们还承担着不同的动植物观测任务——追寻黑白滚滚的下落,遥望川金丝猴社群的互动,雪山之王是否再次出没?

2018年春季,龙溪虹口清林巡护专项行动

2018年春的第一场巡护:找猫

3月20日上午一大早,李德磊一大早就起来了,按照预定计划,今天他要带着其他18个人上山。这是龙溪虹口自然保护区今年开春以来的第一次清林巡护行动,也是成都四大自然保护区在2018年的春季巡护计划里的第一站。

龙溪虹口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成都以西、都江堰市的北部,与阿坝汶川县接壤。在今年的第一次春季巡护中,这支队伍承担着一项有趣又辛苦,并且十分“看运气”的工作——找猫。

每年的3月至4月是大熊猫发情、交配的季节,大熊猫活动也由此频繁起来。而根据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在龙溪虹口40多平方公里区域内,一共有10只野生大熊猫。

作为全国35个大熊猫保护区之一,龙溪虹口,是岷山山系大熊猫B种群重要的栖息地。它直接联系着岷山山系和邛崃山系两个世界最大的大熊猫野生种群,是大熊猫生存和繁衍的关键区域和“天然走廊”。

李德磊们这次出动的专项清理行动,将对龙池片区的大熊猫栖息地进行全面梳理,顺便也会对区域内大熊猫的活动进行观测,追踪它们的脚印和粪便,取得标本并带回分析——这并不容易,有时候,除了辛苦,还要看运气。

3月15日在黑水河拍到的滚滚照片

100公里长途跋涉,为熊猫走廊“排险”

20日上午10点,出发。开着车顺着山道盘旋而上,2个小时后,李德磊和队友们站在了龙池滑雪场的背后。

在未来的4天里,他们将为春天下山求偶的大熊猫们“排险”——这是偷猎的高发期,猎套、夹子,投放诱饵、设置陷阱等捕猎设施给大熊猫等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和森林资源带来了极大的威胁。他们将沿途全面梳理、清除人为设置的猎套、陷阱、诱饵,确保大熊猫等珍稀野生动物安全。

按照原计划,从这里开始,队员们要徒步翻越斑鸠窝,今晚在大坪、狮子坪一带宿营。这一段行程,大约有13公里。

这是4天的巡护中,最“轻松”的一天。由于物资负重的关系,这一天行走的距离相对最短。而随着负重越来越少,剩下的3天内,他们还需要走完80多公里的巡护距离。

背夫们人均负重数十公斤,队员们也各自背着不轻的背包。背篓里有米、有菜、有方便面,甚至还有一点腊肉。下午4点过,队伍到了狮子坪。略作整修,踩着傍晚的日落,简易帐篷支起来,柴火灶升起来,开始做饭。

龙溪虹口的队员王彬翻出腊肉闻了闻。“还好,这两天天气还不热,肉没臭。”他笑呵呵地把肉扔给李德磊,“今天大家要好好吃,明天恐怕就没肉吃了哟。”

王彬并没有吃饭,他把众人送到宿营地后就转身下山。在上一次的巡护工作中,他膝盖拉伤、无法走远路,本次的巡护工作,没有办法全程参与。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走完了第一天的10多公里路,然后还要再走10多公里返回。

跨越2个自然保护区的巡山人

李德磊今年33岁,皮肤黝黑,笑起来一口白牙,身上有独特的林业一线人员的爽朗气质,人群中十分好辨认。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来到了龙溪虹口保护区,3年时间里,已经上山巡护超过20次。

2018年春季,龙溪虹口清林巡护专项行动

一年四季的山,是不一样的。夏天雨水多,常常一连几天衣服都焦湿,入冬之后又多下雪,每一次落脚都有可能踩空十分危险。唯有春秋两季,相对惬意。

也只是相对而已。20日出发的这一天,李德磊庆幸的阴天天气并没有持续多久。到了下午一点,小雨就簌簌地来了。众人在山林里埋头行走,一开始还能有说有笑,几小时后,就只剩沉默和喘气。

李德磊在队伍里上蹿下跳,忽前忽后。怕背夫走快了,他要扯着嗓子吼一吼,“前面的到哪儿了?!”。山林里传来回音“到哪儿了……到哪儿了……”然后前方的远处就有快活的回应,“在这儿哩在这!”

2014年黑水河保护区队员巡山

看到随行的队员有点走不动,他要抢背包;看到路上有网子有套子,他要蹲下来细细看了拆掉。到了晚上吃了饭,大家都累坏了,围着火堆歪着,纷纷不想动。他还走来走去帮这个烤烤衣服,那个的鞋子离火太近了就踢开一下。直到深夜所有人都睡下,他也要再检查一遍火堆处理得是否安全,再揣着担心入眠。

这就是他,以及和他一样的许多四川林业工作人员的日常生活。

除了追动物,还要守植物

在李德磊和队友们走在小雨中的山林中时,另外几场巡护也即将启动。

“我们预计在4月中旬,展开和龙溪虹口的联合武装巡护。”3月22日,白水河自然保护区正在对今年的联合武装巡护工作计划进行最后的确认和梳理,“上一次是从我们这边走到虹口那边去,今年预计路线会反过来。”

联合武装巡护基本上隔年一次。2016年的武装巡护,华西都市报记者曾随队出行。2天时间里,雨水不曾断绝,身上的衣服也几乎没有干过。队员们晚上在宿营地,头上撑一块巨大的透明塑料布,身下的防潮垫下就是泥水——就这样,也有人找不到能睡下小小一块地,最终在篝火旁打了一夜的盹儿。

而在黑水河自然保护区以及毗邻的鞍子河自然保护区,春季的巡护计划也基本都安排在4月中旬。自然保护区,保护的自然不仅仅是动物。除了普通人可以想像的野外调查、追踪动物、打击盗猎等工作,他们还有一项重要的使命,阻止村民们上山挖药。

“十多年前,‘重楼’才卖一块多一斤,现在已经接近百元了。”鞍子河自然保护区的付强对于这几年打击采药的工作,印象深刻,“价格一涨,挖的人就更多。前几年,山里几乎都看不到重楼了。”采药势必对某个物种造成毁灭性打击,而在生态体系里,任何一个物种的生与死,都是牵连万里的蝴蝶翅膀。

2016年,龙溪虹口和白水河自然保护区联合武装巡护

后记

作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四川的植被生态状况,对于整个中国来说,都休戚相关。根据“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绿色屏障将环绕千里川江。守护四川的生态环境,就是在守护整个长江经济带的金山银山。

四川是林业大省,截止2017年底,四川的森林覆盖率已达到38.03%。连绵青山百里长,随着近几年来对采药人、驴友非法进入保护区等活动的强力整顿,从小处见,也可以看到生态的持续向好。这几年,付强进山的时候,重楼也开始逐渐多了起来,许多地区的村民,也在自发重新人工种植。

植物的丰茂,意味着动物的繁盛。就在这个月15日,黑水河保护区一只熊猫滚滚下山“找对象”,被村民近距离拍下。它出没的位置,离最近的人类居住地只有2000米。而一墙之隔的鞍子河,在2017年底组织的成都首次雪豹专项调查中,也发现了2只雪豹出没的踪影——这意味着距离成都这个千万级人口大都市只有80公里的地方,就有雪山之王站在山巅,或者在某个夜晚,远望你我的窗前灯光。

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图据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