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儿’、猫咪,出来了,快来吃饭。”随着一声亲切的呼唤,几只流浪猫三步两步就从远处跑来,找到饭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看着这些流浪小猫儿一脸吃相,她笑得合不拢嘴,对这些流浪猫的爱不亚于自己的孩子,她说只要有自己一口吃的,就不会让这些流浪猫挨饿。

她叫黄碧英,今年63岁,住在内江市东兴区星桥街。说起黄碧英可能附近没人知道,但要说起“猫妈妈”,大家马上就能想到她,因为黄碧英每天坚持在星桥街附近的小区、街道旁喂养流浪猫已经有8年之久,8年里她风雨无阻,8年里她甘之如饴,8年成就了她“猫妈妈”的美名。

坚持

7点出门找“猫粮” ,成全职喂猫人

“每天早上7点过我准时出门,去附近酒店的泔水桶里捞那些肉食。”3月26日早上8点过,记者来到黄碧英的小区时,她刚从酒店“寻粮”回来,“这里面有肉、骨头、香料等,我要把肉挑出来洗干净。”黄碧英赤裸着双手在“残羹剩汤”里挑挑拣拣,动作很是熟练,“我每天都是这样干的,就是在冬天最冷的时候都是一样,不能戴手套,我眼睛不好,只有用手摸来判断哪些是可以吃的肉。”黄碧英说,冬天的挑选剩菜时,手指冻的刺痛,甚至长满了裂口。但就是凭着对流浪猫的一份热爱和责任,她8年如一日地坚持了下来。

洗好剩菜后,黄碧英开始在自己的小区里喂养流浪猫,“白儿、黄儿、‘妈妈’……”随着一声声呼喊,猫儿从四处而来,黄碧英为每只流浪猫都取了名字,把它们当自己的儿女在喂养,而流浪猫对黄碧英也非常亲热,听到她的声音就会马上跑来。在喂养了自己小区的流浪猫后,黄碧英开始向菜市场走去,一路上她都在不停地给附近的流浪猫喂食,有小区里的也有路旁的,她都专门在一个角落里放置了一碗水和一份食物。

到了菜市场后黄碧英直奔卖鱼的摊位,在内脏桶里翻捡着鱼腮帮,“猫儿最喜欢吃白鲢鱼的腮帮,所以我每天都来捡。”面对这样的情景,鱼摊老板早已习以为常,“‘猫妈妈’每天都来捡,真的是风雨无阻,去年她腰杆摔伤了都坚持过来。”对于黄碧英喂养流浪猫的行为,菜市场的商贩几乎都知道,对她也都非常敬佩。

早上7点过出门,中午1点左右回家,这就是黄碧英每天上午的安排。而下午7点过她又会出门去喂猫,晚上10点左右才回家。这就是“猫痴奶奶”的一天。

结缘

8年喂养数百只流浪猫,还曾是“狗妈妈”

“媳妇怀孕,刚好我也退休了,所以就到城里。”2010年,退休在家的黄碧英为了照顾孙子来到了东兴区,刚到东兴区的黄碧英没有朋友,也不认识什么人,所以经常在街上溜达。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路边看到了一只流浪猫,“这只猫儿很瘦,尾巴烂了一块,一看就是只流浪猫。”于是向来喜爱宠物的黄碧英心生怜悯,她把刚买的卤肉喂了小猫。

一次偶然的经历让黄碧英心中有了牵挂,一段与猫咪的不解之缘也就此结下。从此,她经常去喂养那只流浪猫,直到自己的孙子出生。孙子的诞生并没能“阻止”黄碧英对流浪猫的牵挂,于是每天带着孙子在小区附近散步的同时,也在观察小区里、街道边、社区旁的流浪猫。就这样她发现的流浪猫越来越多,喂养的次数也开始增加。

从一开始的几只到最多时候的60余只,黄碧英“猫妈妈”的大名传遍附近。“8年来,基本上每天我都要喂几十只猫,我喂过的流浪猫加起来差不多有几百只了,同时狗也不少。”黄碧英自豪地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流浪猫有离开的也有新来的。目前黄碧英喂养的流浪猫有40余只,另有6只狗。听到这里,记者不禁感叹于黄碧英对猫的“痴迷”,而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了解到黄碧英在来到东兴区之前还有一个“狗妈妈”的称号。

“以前我在威远钢铁厂上班的时候家里就养了5只狗。”黄碧英说,10年前她除了家里养狗还经常喂养钢铁厂附近的流浪狗,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是厂房附近闻名的“狗妈妈”。所以黄碧英对猫狗的热爱由来已久。

趣事

她“承包”学校附近的流浪猫

“西雅图、兴隆小区、灵秀清风苑、内江师院、桐梓小区……”细数黄碧英的“喂猫点”已有10余个,这还不算单独的喂养点。然而这只是在黄碧英的家附近,她的喂猫点还远不止于此,随着孙子的上学,她还新增了两个点。

“以前孙子在市中区翔龙山那读幼儿园,我要去接他放学嘛,有时候去早了,我就在附近转,发现了附近有些流浪猫。”就这样,黄碧英开始“承包”幼儿园附近流浪猫的“伙食”。每天去接孙子时,就带上一堆吃的过去,3年后,孙子升入小学离开了幼儿园,然而黄碧英却没有离开,“舍不得啊,喂了几年了,突然不喂了,它们饿了咋办。”

随着孙子步入小学,黄碧英又开始换个地方接孙子放学,同样的事情不出意外地再一次发生。“我看到那些猫瘦的啊,心疼的很。”于是乎,黄碧英每天喂养流浪猫的地点又增加了一个,现在黄碧英下午2点就要出发,先到翔龙山喂那里的流浪猫,再到孙子的小学附近喂猫,喂完之后孙子差不多就放学了。

孙子从小就在奶奶的背上看着奶奶喂猫,可以说孙子见证了黄碧英的“喂猫史”,而喂养流浪猫也成为了祖孙俩的秘密。“一开始我儿子媳妇是不支持我喂流浪猫的,我眼神不好,他怕我出事。”虽然如此,黄碧英仍然坚持“偷偷”喂猫,这一切都有孙子的参与,但孙子并没有告诉父母,因为他也很喜欢这个过程。

“奶奶,你的‘大儿子’(猫名)过来了。”每次喂猫,孙子都很兴奋,而流浪猫们对这一祖孙也非常熟悉和喜爱。“带孙子喂猫也是希望培养他的善心以及爱护小动物。”

非议

被人误会已成常事,曾想过放弃

在记者的采访中,黄碧英一直都是满面笑容,面对流浪猫猫她表现地非常高兴,喂吃的陪它们玩耍,看得出来黄碧英是真的沉醉其中,然而多年的坚持真的是那么一帆风顺吗?

并不是!8年的坚持喂养,黄碧英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她这样的付出。很多人觉得她太执着,也有人认为她多管闲事,甚至有人恶意地揣测她是为了卖流浪猫才这么卖力地去喂养。面对其他人的非议,黄碧英十分委屈,“我真的想过放弃,但一看到这些流浪猫,想起它们饿起肚子叫唤,又软了心肠。”说到这里,黄碧英略有哽咽,为这些非议她也曾多次哭泣。

出去吃饭,她连残渣一起打包,每天在泔水桶里捞剩菜,在鱼摊上捡内脏……,这是黄碧英的日常,也是不被很多人理解的日常,她的外出“工作”的衣服、鞋子并不好看,她的双手粗糙,她的头发里常常嵌有鱼鳞,然而她的家庭条件并不差,但黄碧英依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终日与流浪猫为伴。“儿子经常给我买猫粮,让我用猫粮来喂,但是有些猫不吃,而且没有肉好吃。”出于这样的想法,黄碧英始终坚持为流浪猫寻找新鲜的肉食来喂养。

“生肉、熟肉、骨头、鱼腮帮……”黄碧英清楚每一只猫喜欢吃什么,她专门为它们“定制食物”,甚至为了方便储存多余的食物,她还专门买了一台二手的电冰箱,“只要它们每天能吃得到,吃得好就行了。”为了做到这一点,黄碧英甚至不能保证自己每天每吨都能吃好。但她依然无怨无悔,并甘之如饴。

呼吁

希望大家都能爱猫,不喜欢也不要伤害

多年来的喂猫经历让黄碧英结识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一起喂养流浪猫狗,一起分享其中的乐趣。商晓英就是其中之一,60多岁的她同样是一位经常喂养流浪猫的爱猫人士,两人经常一起分享喂猫的细节和其中的乐趣,“她是真的爱这些流浪猫,我都很佩服她,平常哪儿有什么流浪猫,喊到她她一定会去。”商晓英说。

“不分天晴下雨、寒冬数九,长年累月不断,这份心只有那么好了,真的是把流浪猫当成她的儿女了。”黄碧英所在小区的保安把她的一切行为看在眼里,对她举动感到由衷地敬佩。面对朋友的夸赞,黄碧英多次重复了一句话,“就是这么大个事,没得啥子。”黄碧英享受这一过程,她感到高兴,她认为这是一种乐趣。

因为不忍心,因为有牵挂,黄碧英一直这样坚持了下去,就连过年过节都不和家里人外出游玩,一个人留在家里,“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弟弟在成都买了新房一定要我过去团聚,但是因为放心不下这些猫儿,最后还是没去。”寒来暑往,春去冬藏,她的喂猫“工作”从未间断过,但她却一直乐在其中。

黄碧英曾自嘲自己是一个猫痴,但也正是因为这份痴迷,她才能不顾他人的眼光,八年如一日的坚持。每一只猫咪对她回应、顺从、凝视都是对她这份坚持最好的回报。“我爱猫,是爱到骨子里、生命里的,所以我真的希望大家都能爱护猫咪,就算你们喜欢也请不要伤害它。”8年里黄碧英看到太多悲惨的猫咪,所以她发出呼吁,希望人人都能爱护猫咪。

封面新闻记者 马梦飞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