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5月中旬,毕业于东北大学的山东籍大学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软件应聘工作,所应聘公司却是非法传销组织,李文星被迫身陷该传销组织“失联”。去年7月14日,其被人发现已殒命于天津市静海区一水坑。

3月26日晚,封面新闻记者从李文星妹妹李文月处获悉,其父母已委托律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诉讼状,向“BOSS直聘软件”所属公司——北京华品博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品博睿网络)提出民事赔偿。赔偿金额共计230万余元。

据李文星父母委托律师庞理鹏提供的北京朝阳区法院案件受理通知书,关于李文星父母诉讼华品博睿网络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经审查,符合法定起诉条件,朝阳区法院已决定登记立案。

李文星父母通过民事诉讼状提出,2017年5月中旬,儿子李文星通过被告经营的“BOSS直聘”软件入职所谓的“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科蓝公司”)。5天后,北京科蓝公司指示李文星前往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此后,李文星便频繁失联,人身自由受到限制。2017年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某水坑中被发现。经警方调查,李文星通过被告加入的所谓北京科蓝公司,其实为名叫“蝶贝蕾”的传销组织。李文星遂被警方列为非法拘禁罪一案的受害人。

李文星李文星父母认为,作为专业的人力资源服务商,被告所运作的BOSS直聘软件一直以来主打“跟对人”,标榜其用户信用认证体系。然而,在本案中,被告却未对其平台的注册用户进行基本的审查。通过“BOSS直聘”软件,非法传销组织竟然摇身一变成为规模上千人的上市公司,被告的审查失职直接导致李文星对传销组织的合法性信以为真,并最终酿成惨剧。

据李文星父母的委托律师庞理鹏介绍,除要求法院判决被告承担诉讼费用外,李文星父母还向被告华品博睿网络提出了5项诉讼请求,即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丧葬费46236元、死亡赔偿金12481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806920元、死亡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和财产损失费10000元等。

庞理鹏律师认为,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806920元,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8条所规定。

而死亡赔偿金1248120元,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9条规定。

截至发稿,华品博睿网络暂未对李文星父母提出的民事诉讼予以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