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上午,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此前涉嫌抢劫、强奸、故意杀人、侮辱尸体罪行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死刑,高承勇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再上诉。至此,曾造成巨大社会恐慌的“白银市连环杀人案”,跨越28年,最终尘埃落定。

从1988年到2002年,14年间,高承勇入室杀害、性侵了11名女性,最小的被害者年仅8岁。而其杀人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取乐,正如他自己此前在接受审问时所说,“不杀人,我心里不舒服。”

高承勇老宅添新春联

邻居:是亲戚帮他贴的

3月29日上午,天刚蒙蒙亮,家住甘肃省白银市青城镇的居民王桂芬(化名)就起了床,起床后,她朝隔壁望了望,尽管两家早就已经不再来往,但她对于隔壁那家人的情况却依然很了解,所以她知道,她曾经的邻居在去年就已经因为犯下了连环杀人案被捕,将在3月30日宣判。

“害人啊,这个人。”说起高承勇,王桂芬的脸不由自主皱成了一团。她说,在青城,“高承勇”这个词,现在是禁忌。“我们一般都不提他,谈到,也只说‘六社的高家’。”

在2016年以前,高承勇家曾被镇里很多人羡慕,“高承勇的婆娘做事精明,能持家。”王桂芬操着浓重的家乡口音为封面新闻(thecover.cn)介绍说,高承勇的两个儿子自小学习成绩优异,工作也不错。

大儿子读完本科后又攻读了研究生,如今在国内一家科研单位上班,二儿子则本科毕业后也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再加之高承勇在白银经营的小卖部生意不错,许多人都觉得这家人从此翻身了。

高承勇家老宅

“害人啊,你说他儿子现在怎么办,有个杀人犯的爹。听说他大儿子本来都订婚了,如果晚抓一个月,就已经结婚了。”王桂芬表示,自从高承勇案发后,他家里的亲戚也陆续从村里搬走,“就过年才回来,可能是觉得丢人,回来了,也少有出门。”

高承勇的老宅是一间典型地西北式土房,大门紧锁,门框上却贴着一副八成新的春联,王桂芬说,这是今年过年的时候贴的,“是他家里亲戚帮着贴的,他家里人没回来过。”

高承勇家老宅大门上被亲戚贴着对联

高承勇家附近住的,都是他的亲戚,王桂芬说,乡下人爱热闹,以前左邻右舍都羡慕高家,“每到过年,他们家人最多,最热闹。”然而如今,热闹的高家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一排孤寂的土房默默静立。

被抓时的高承勇

迟来了30年的审判

3月29日中午,在白银有色金属公司第三冶炼厂上班的老白(化名)心情有些复杂,还有一天,杀害他妹妹的凶手,就要被判刑了。为了这一天,他等了30年。

1988年5月26日下午,白银公司23岁女职工、老白的妹妹小白鞋被害于白银区永丰街家中,这也是高承勇所杀的第一个人。发现妹妹时,她肩部以下横在床上,头朝地,脖子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这个画面,缠绕了老白20多年,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对于高承勇,老白的痛恨不止是源自于妹妹的死,还因为这起凶案最终让他们家分崩离析。小白鞋去世的第二年,老白年仅22岁的弟弟在一个夜晚喝了半斤白酒,服下了十几粒安眠药。这个年轻的男孩与姐姐的关系非常好,自姐姐出事后,他患上了抑郁症,不再与人说话,也不再工作,终日在家中酗酒。父母更因此事离婚,最终直到母亲去世,也没能等来凶手落网的消息。2016年8月,警方公布破案消息后,老白在家里宿醉了一场,为什么喝酒他说不出来,就是觉得自己该喝。

在随后的时间里,老白陷入了漫长的等待中,他曾多次询问律师,什么时候才能宣判,然而得到的答复,都是让他继续等待。如今,高承勇即将宣判,也意味着这件事最终将画上句号。“关于这个事,我不想再谈了,就是那么回事吧。”老白只是告诉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自己肯定会去听高承勇的宣判结果,“我会去的。”语气十分坚定。

3月30日上午8点左右,老白就已经等在了法院门口,本该上班的他,特意请假来到了法院旁听。

“把案情烧给了战友”

3月30日早上6点,白银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刘同林从睡梦中醒来,长期的工作环境,让他养成了早起的习惯。然而,今天对于刘同林来说,是最特殊的一天,困扰他整整30年的高承勇案,今天终于要画上句号了。

白银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刘同林

刘同林今年55岁,从1984年参加工作开始,就一直在从事刑侦工作。1988年5月,从高承勇杀害第一个受害人“小白鞋”开始,刘同林就介入了这个案子当中,如今30年过去,他从当初的普通民警,变成了现在的白银市刑侦支队支队长,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当初一起跟这个案子的战友退休的退休,调职的调职,如今,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高承勇案,一直是白银警方心头的一根刺,“高承勇的案子太大,全国皆知,在破案之前,每次出去出差,其他地方的同行都会问上两句。”刘同林说,可能对方没有奚落的意思,但这在白银的警察听来,却非常不是滋味。“干刑警的谁不想破案,不仅想破案,还想破大案。结果大案发生在身边,自己破不了,就觉得自己不争气。”这种心情,也让白银警方更加急切的想要抓获高承勇,“1998年,我们并案处理后,连续有两三年时间,每天我们的干警5点起床,出门分组排查,打指纹,中午午饭自己解决,一直忙到深夜,睡上几个小时,第二天又继续。”刘同林说,总共用了3年时间,他们将整个白银市的指纹基本搜集了个遍。“最后还是科技发达了,通过DNA技术,抓到了他。”

2016年8月,白银警方抓获高承勇后,刘同林与干警们第一时间选择了去给以前的老战友扫墓,把整个案情写成了祭文,给战友们烧了过去,“我们好几个老领导都是一直在跟这个案件的,但是直到他们死前,我们都没能破案,这个案件也成了他们终生的遗憾,他们临死前都念念不忘,希望能够知道这个犯下大案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刘同林说,当初刚刚抓到高承勇的时候,他很想站在我们警局的院子里喊上两嗓子,“想把积郁了20多年的怨气,全部宣泄出去。”

随着法庭宣判,走出中院后的刘同林一身轻松,“感觉始终压在我心里大石头终于被搬开了,之前有好多次都喘不过气。”

“我想去告诉妈妈”

3月30日上午10时50分,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判处高承勇死刑。将时间往前推移,距离去年7月不公开审理此案,已经过去了8个多月。距离2016年8月高承勇落网,已经有一年半多。距离1988年高承勇犯下第一起案件,已过去了整整30年。人生能有几个30年?

在法庭宣布结果后,有受害者家属当庭就哭出了声,她表示,等待的时间太过漫长,对于他们这些受伤的人来说,这已经是一种折磨,“一直没有结束,就会一直想起,太痛苦了,感觉如果再不结束,这根弦,迟早会绷断。”

1998年1月19日下午,家住白银市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被害人身上多处刀伤,背部失去了近30厘米的皮肉。而据死者的邻居描述,当时高承勇在作案结束后,曾将死者的尸体裹上大衣扶到了外面的客厅,“她丈夫回来看到她好像是坐在那还裹着大衣,就问她是不是冷,没想到一推人就倒了下去。”邓某出事时,他的儿子小宋才8岁,随后孩子就被接到了位于平川的奶奶家。

受害者儿子小宋

3月30日,小宋也来到了审判现场,对于这个事件,小宋表示,旁人永远都无法理解这种感情,“没有办法形容。”如今,随着事情结束,小宋的心情有些复杂,“很难受,说不出来。”

从法庭出来后,小宋与父亲、小姨一起上了车,他们准备去平川为他母亲扫墓,“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任吉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