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义时,周恩来和聂荣臻有个约定。

聂荣臻收到的任务,是设法把二十五师拉到南昌参加起义,但在没有电台,民用电报又不保密的情况下,起义开始后,如何保持联系成了难题。他们的破解之道,是火车,周恩来说:南昌一行动,就放列火车到马回岭,你们一见火车,就知道南昌动手了。

这列约定的火车,期间发挥了关键作用,一番斗智斗勇下,聂荣臻几乎拉走了大半个二十五师,三千多人的数目,大大充实了革命队伍。

起义前后,聂荣臻还有哪些故事?封面新闻专访了重庆聂荣臻研究会副秘书长、聂荣臻元帅陈列馆原馆长刁福久,讲述南昌起义中的聂荣臻。

聂荣臻

中央委员也得听中央的

1927年,蒋介石策划了一连串破坏国共合作的事件,国共分裂已成定局。摆在共产党员人面前的议题是,出路是什么?

“7月12日,在武汉开了个会,决定要进行武装斗争,举行南昌起义,聂荣臻没有参加那次会议,是周恩来会后通知的他,周恩来说,国共分裂了,没有办法,只有起义,中央成立了前敌委员会,他是书记,他以书记的名义,指定聂荣臻、贺昌、颜昌颐组成前敌军委,聂荣臻当书记。”刁福久介绍。

前敌军委首要的任务,是到九江去,通知共产党员们,了解中央的意图,做好起义前的准备。

“周恩来说,你们三人准备好就快出发,聂荣臻到九江以后,第一个要通知叶挺,还要设法告诉在九江养病的刘少奇,他们比周恩来早走了一周左右,聂荣臻到九江后,直接找到了叶挺,住在了他的司令部。”

汪精卫公开叛变革命后,武汉形势险恶,党的许多人纷纷到了九江,7月20日,一些中央负责人,包括谭平山、李立三、恽代英、邓中夏等,开了个碰头会。不过,在这场碰头会里,却产生了分歧。

刁福久说,当时,李立三等同志很急躁,主张立即动手,聂荣臻不同意,说来九江前,周恩来交代的很清楚,必须要等中央的命令,不能自由行动,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做好起义前的准备,准备工作也很重要,但是好几位中央委员,仍然主张马上起义。

“李立三说聂荣臻是奴隶主义,胆子小,说你要听中央委员的,聂荣臻并不发怵,而是反问,都是中央委员,我听哪位中央委员?中央委员也得听中央的。”

一番争论后,大家达成了共识,还是等候中央的命令。

火车拉走了二十五师

向各部队传达完后,周恩来也到了九江,起义的具体时间,仍然没有确定,临走前,聂荣臻接到了新任务,把二十五师拉到南昌去,参加起义。

南昌起义后,如何进行联系?是聂荣臻考虑的问题。

在他看来,没有电台,民用电报又怕不可靠,如果接到通知再行动,可能会误了大事,他跟周恩来就做了一个约定,周恩来说,南昌发难后,就立刻开一列空火车皮过来,拉到马回岭,火车一到,就把部队拉到南昌去。

如何拉人?拉哪些?怎么拉?聂荣臻有自己的考量。当时的二十五师,共有三个团,分别为七十三、七十四和七十五,在人员构成上,各有不同。

“七十三团,前身是叶挺独立团,团长周士第是共产党员员,把这个团拉出来没有问题;七十四团团长是张发奎的人,没有把握,拉多少是多少;七十五团是新组成的部队,团长不是共产党员员,但里面有不少共产党员员,希望比较大。聂荣臻反复分析后,认为全部拉走不太可能,以拉走七十三、七十五团为重点。”

马回岭车站

8月1日下午,南昌发来一列火车,聂荣臻知道南昌行动了,很高兴,迅速组织部队行动。

“他们先拉了七十三团,然后拉七十五团,因为七十五团和师部在一起,行动不方便,就用打野外的名义,也就是搞军事练习,只拿着武器弹药,把部队拉了出来,七十四团虽然是张发奎的人,但有个重机枪连连长是共产党员员,这个连也拉了出来。”

不料走了一半,张发奎就发现了,乘着火车追来,说你们干什么?停止行动!聂荣臻一分析,根据目前的军事力量对比,对方不敢行动,就叫身边一个排长:往天上放枪!张发奎一看,跳车就跑了。

“望远镜也丢了,卫队也丢了,全部被他们俘获了,张发奎特别喜欢那个望远镜,车开到德安后,派个参谋拿了封亲笔信,说把望远镜还给他,聂荣臻想大家没有决裂,就把望远镜还了他,卫队也放了回去。”

到德安后,火车不通了,聂荣臻一行人干脆步行,连夜走到南昌,“到达以后后,天刚刚亮,天气很热,他一看,已经有了我们的旗帜,革命胜利了,买了个大西瓜,一口气就吃完了。”

等见到了大部队,周恩来一看,聂荣臻拉出了二十五师的两个团和一个连,共3000多人,很高兴,说:想不到,想不到,你们干得好!

南昌起义后的一封信

南昌起义胜利后,下一步路,怎么走?

按照当时的计划,党准备部队南下,占领广州、海口等城市,为第二次北伐做准备。“都想争取时间去广东,其他事情没有顾上,就为以后埋下了隐患。”

在聂荣臻看来,南昌起义后,有两点经验值得总结,这在他关于南昌起义失利后,致钧甫兄(即中共中央军事部代号)等信中也可见一斑。

“参加起义的部队没有休息,更主要的是没有整顿,有些部队不可靠,是勉强拉过来的,容易对党不忠诚。聂荣臻认为,慌慌张张南下,军队没有整顿,这样会有很多动摇分子,军队不是一心,埋下祸根。”刁福久介绍。

比如第十师,师长蔡廷锴是陈铭枢的亲信,对党并不真心拥护,但里面有些人员,比如二十九团、三十团都有党的同志,如果调整一下干部,是可以掌握的,但都没有,他们3日出发,4日到进贤,蔡廷锴他们就叛逃了。

除了缺乏整顿,他们在南昌也没有留下会合人员,让后续部队扑了个空。

“很多共产党员员,也是决定参加起义的,因为队伍走得早,在南昌又没有人接应,等他们到南昌后,只有一座空城,直到后来,才慢慢跟上部队。”

一叶扁舟去香港

起义以后,南下之路,绝非坦途。

在壬田、会昌几场战斗后,军队伤亡严重。聂荣臻部队掉头向西后,经过揭阳到达流沙,找到革命委员会和周恩来。“当时周恩来生病了,正在发高烧,处于昏迷状态,连稀饭都吃不下,有时神智不清,一直喊冲啊!冲啊!”

他和叶挺,一直跟着周恩来,等他们到了流沙,这时候的他们,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几个人只有一把小手枪,连自卫能力都没有。

“当地有个接应的共产党员人,叫杨石魂,本身是大地主,先革了自己家的命,群众关系很好,杨就和他们一起行动,找了一副担架,把周恩来抬上去,然后转到陆丰的甲子港,找了个小船,送我们出海,去香港。”

1927年11月4日,聂荣臻关于南昌起义失利后部队情况致均甫兄(即中共中央军事部代号)的信

在聂荣臻的回忆里,那是艘很小的船,堪称一叶扁舟,他、周恩来、叶挺、杨石魂,加上船工,整个船就满了,周恩来睡在船舱里,就容不下第二个人,他们都在舱面上。

“他们在海上,船太晃,站不稳也坐不稳,聂荣臻他们就把自己绑起来,跟船上的桅杆绑在一起,免得掉到海里去,飘了两天一夜,才到了香港。”

到了香港后,杨石魂跟省委取得联系,把周恩来安顿下来治病,然后就走了,聂荣臻和叶挺忘了问接应暗号,对方就没有跟他们接头,他们没法子,先找了个小旅馆,换了衣服、鞋子,才上街活动。

“聂荣臻还记录了件趣事,说他去香港没经验,没有带钱,叶挺就懂,带了不少钱,有次,他们买东西,卖的人说,你这是假钱,叶挺一听,几下就把钱给撕碎了,聂荣臻问他,你这样随便撕碎钱,人家不怀疑我们吗?叶挺回答他,怀疑用假钱,找来警察更麻烦,我撕了,就没事了。”

后来,他们才和组织取得联络,叶挺选择在香港,把家属也从上海接了过来,聂荣臻则调到广东军委工作。

这之后,他们也慢慢得到了其他消息,南昌起义的主力军队,虽然受到了挫折,但并没有溃散。聂荣臻拉出来的二十五师,由朱德带领,剩下人员改编为四个支队。

“相对以前,二十五师已经打得较散,聂荣臻给中央军事部写报告,建议朱德率领的一千多人部队,到湘南去,跟当地农民运动会合,以同进一步合作,这时候的他,已经意识到革命需要军农联盟,必须靠农民,跟农民合作。”

后来,二十五师在朱德、陈毅带领下,从赣南到湘南,发动了湘南起义,最后上了井冈山,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成为井冈山的主力之一。

1985年6月1日,聂荣臻为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题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