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作家匪我思存这两天说自己“炸毛”了,起因是“因为有人做了对原创作者很过分的事情啊”。

而匪我思存口中这件“很过分的事情”就是唐七8月9日在微博高调宣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没有抄袭”,同时还单方面出具了西部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的简化版鉴定书,后者认为“《三生》对《桃花债》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抄袭”。

于是,自忖在发生了这样一件对“原创”很尴尬的事情后,匪我思存昨天(8月10日)深夜发布了头条文章《今日踩原创,请从我匪我思存开始》,严厉地指责《甄嬛传》、《如懿传》作者流潋紫抄袭她的作品的事实。

从8月9日开始,匪我思存发了多条微博来陈列流潋紫抄袭的“证据”,并表明自己的态度。

她提到一个细节,说当年引用了一句诗,但自己记错了,结果被流潋紫连错别字一起抄了过去。

有网友指出,这句诗应该就是《甄嬛传》中的那句“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原句为唐朝诗人崔道融《梅花》中的“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而后还有,匪我思纯说她总把“夹岸桃花蘸水开”这句诗写成“夹岸桃花敷水开”,在流潋紫的《如懿传》里,也恰好出现了同样的“错误”。

匪我思存的书摘是这样的:

流潋紫的书摘则是这样的:

匪我思存还列举了更多的“证据”,这里就不一一提及了。

其实,关于流潋紫“抄袭”的争议,很早就有了。

匪我思存也转发了一条由网友整理的关于《甄嬛传》抄袭《鬼吹灯》、《寂寞空庭春欲晚》、《冷月如霜》、《双成》的“调色盘”微博。

这里只是一部分。

还有人挖出,在《甄嬛传》还在连载、并未爆红的2006年,流潋紫就在她彼时写作的晋江原创网上被指责“抄袭”。

当时,晋江的管理团队经过认真地阅读和对比后,确认《甄嬛传》有大大小小30多处情节、语句和《斛珠夫人》、《寂寞空庭春欲晚》、《和妃番外》、《冷月如霜》、《双成》、《春衫薄》、《枕中记-之青城外传》、《冷宫》、《红楼隔雨相望冷》、《凌妃》等相同或相似,因为做出“流潋紫公然违规,向被抄袭者道歉”的决定。

但流潋紫拒绝承认,并表示“这篇文将近40万字,绝大部分是我的原创,涉及情景描写雷同的,我也会做出相应修改,针对整篇文而言,我不认为我抄袭”。

随后,她离开了晋江原创网并开始在个人博客连载《甄嬛传》直至爆红。

应该说,对于出身草根的网络小说抄袭的争议,随着它们越来越多地被IP化,正变得越来越多。

这是因为当年那批还未成名的网络小说作者,很多都版权意识淡薄,而在巨大的更稿量和侥幸心理的促使下,他们在写作最初的作品时难免会模仿或借鉴已有的作品。

如今回头看,这究竟是“合理借鉴”还是“无耻抄袭”,就成了如今维权双方争执的焦点。

比如围绕唐七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西部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的鉴定书承认了部分非主要元素的少量相同和相似,但同时认为其它部分有较大差异,因而其跟大风刮过的《桃花债》是两个不同的故事,仅因题材相似而给人以同质化之感。

但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否抄袭了《桃花债》这个旷日持久的话题上,反方,也就是认为抄袭属实的一方,给出的“证据”也着实不少。

但抄袭与否,谁说了都不算,要粉丝说了才算。

在匪我思存发声指责流潋紫“抄袭”后,她的微博显然也就成了她的粉丝和唐七的粉丝你来我往“大论战”的地方。

而在这种交锋中,维权的那一方处于天然的“劣势”。因为这些有“抄袭”之嫌的网络小说往往都是时下的热门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

热门的作品就意味着更多的粉丝,更大牌的作者身后也就有更多的粉丝,而一旦有相较之下较冷门的作品的作者,或名气较小的作者出来维权,便会被对方粉丝指责为“蹭热度”、“炒作”,以及面临各种被“问候”。

匪我思存说,她收到了很多意料之中的言论,但她“想让大家看看,任何一个作者维权会遇见什么。我好歹身经百战,侥幸有薄名,几十部书傍身,小作者如果被侵权,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所以匪我思存选择用强硬态度应(硬)对(怼)。

更多的作者,如《桃花债》的作者大风吹过,面对“抄袭”和“维权”这些事儿则多少有点厌倦和无奈了。

在唐七这次突然发声替自己“维权”后,大风吹过在微博上感慨自己“上辈子做过什么孽”,要一次又一次的陪炒:

十来年前,我的文下突然被铺天盖地刷满一篇言情的女主角像足了我文里的三个男人。十年后,我的微博下仍是铺天盖地刷满这货,这时她们的P图变成了图二。我写自己的文,出自己的书,过自己的生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风吹过提及的图一和图二是下面这两张:

图一是唐七当年回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读者问的截图,从中可以看出唐七曾承认向大风吹过“借鉴”过。

不过,这种说法被唐七在接受腾讯娱乐专访时否定了。

图二则是一张揭开“维权”面纱的图。

不难看出,这是一张认为大风吹过、《桃花债》和出版方借“维权”之名来“蹭热度”。

目前,流潋紫还没有对匪我思存的谴责作出回应。

但网上为了这件事的是是非非已经吵成一团。

这再次印证了“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句话。当网络小说获得大众越来越多的关注,并且在大量资本介入后,围绕这些网络小说是否抄袭的争议就不再单纯是文学创作和人品方面的问题了,而是涉及到了IP化、影视化、演员、收视率、票房等多个环节,变得愈发复杂。

而我们虽不愿承认但却一再应验的情况是,网上关于“抄袭”掐的越凶,话题和观众就随之而来。

尊重原创?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