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了,静海传销还闹得凶吗?”

8月13日,山东德州武城县郝王庄镇仁德庄村,李文星老家,坐在村西头的一位村民这样发问。

7月14日,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被发现殒命于天津静海区北外环南侧100米、西外环西侧附近一个水坑里。

据警方通报,李文星生前确系身陷传销组织。死亡原因为生前入水溺水死亡。

“李文星之死”,引发公众关注非法传销的同时,因传销“重灾区”,天津静海同样处于舆论漩涡。

1.

再访静海:“殒命水坑”建了围墙,路边挂了“打传”标语

8月13日,李文星被发现溺亡一个月时间的前一天,封面新闻记者带着李文星邻居之问,再次来到静海探访后发现,李文星“殒命水坑”已被打了围,北外环公路和同村公路边,也挂上了“打传”标语。

“围墙是三天前建起来的。”一位负责该路段的环卫工人告诉记者,不仅这个水坑被打了围,此前停在紧挨水坑岔道上的两辆废旧汽车,也被拖走了。

至于为什么要给水坑打围,他就不清楚了。

李文星“殒命水坑”已被打了围

车从津沧高速驶出静海收费站,一路往北,很快就来到静海区北环线。在一处立交桥栏杆上,两边各挂着一条红色标语,非常显眼。

其中一条写着:“打一场取缔非法传销歼灭战 打不净 不罢手 不收兵”,下方还留有举报电话,落款为静海镇人民政府宣。

而在李文星“殒命水坑”的500米处,在两棵树之间,也挂着一条红色标语。类似标语,还被挂在从外环线通往附近村庄的道路两侧。

“打传”标语随处可见

记者依照上面的第一个举报电话拨打过去。仅响了两声,电话便有人接听。接听者告诉记者,“拨打举报电话的,数都数不过来。”

另据多位村民反映,最近几天以来,他们再也没有看见过传销人员的身影了。“打得很严,有些被抓了,也有些早跑了。”一位村民说。

据静海区通报,这场打传歼灭战始于8月6日凌晨。

另据天津北方网8月11日凌晨,静海区再次打响“零点行动”,万余名专业执法人员和乡镇干部群众,通过排查出租房屋、废旧厂房、桥梁涵洞等,又抓获2名传销团伙“大头目”。

同时,为防止传销团伙跑到周边区域潜伏隐匿,8月10日凌晨,武清区打响“清零行动”,通过对位于城区集贤楼、小东庄一带的传销窝点开展联合行动,取缔传销窝点19处,查获涉嫌“蝶贝蕾”传销组织人员132名

2.

追忆逝者:不止李文星一人,身陷传销殒命者已达6人

8月13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来到李文星家时,已是大门紧闭。

“尽管时间过去快一个月了,但最伤心的事,总是被提起,无论是谁,都受不了。”邻居说,无奈之下,李文星父母带着妹妹,悄然离开了村里。

据三联生活周刊:李文星的母亲觉得儿子死的冤屈,她整天地待在他生前住的房间里,不愿意出来;丈夫则相反,一步也不愿意踏进那个房间。并难以相信儿子已经走了,他总觉得孩子还在北京上班,哪天就回来了。他抱着手机陷在沙发里,读着关于儿子的一条条新闻。

李文星的老家

据公开信息显示,因被骗入传销致死或溺亡者,已不止李文星一个。

如与李文星同一天被发现死亡的菏泽郓城人张超,又如2014年 和2015年在静海境内,各发生一起逃离传销途中溺亡事件。

这几位受害者的殒命,同样撕裂和伤心着他们的家庭。

溺亡不止一人

另外,还有不幸者因身陷传销而失去生命。

李文星被发现死亡的当天,7月14日7时许,天津西青警方在西青区张家窝镇一条小路上发现张超的遗体。

据警方通报,张超毕业于内蒙古科技大学,山东郓城人。

7月10日,其从郓城来到静海误入传销组织。

7月13日,张超出现中暑症状,服用药物未见好转。当晚,传销人员王某某、刘某某雇用祖某某夫妇开车,共同将张超送往天津站让其回家,途中发现病情严重,将其弃于案发地。

7月14日傍晚,在山西运城,四川南部县人何林坤因拒绝参加传销活动被多名传销组织成员殴打,送到医院时已死亡。

也就在李文星事件被舆论关注期间,8月4日,在湖北钟祥市又一次发生女大学生暑期打工期间,被骗入传销组织后溺亡事件。

据澎湃新闻报道,这位女大学生名叫林华蓉,生前系湖南长沙南方职业学院大二学生。

3.

解密“中国传销第一大案”: “蝶贝蕾”11年前“现身”山东

“蝶贝蕾首次进入视野,同样是因为一位学生被骗。”8月10日下午,翻开尘封11年的案件材料,李斌说,这起解救具体案发时间为2006年3月1日。

当天晚上10点,时任该大队副大队长王永刚接聊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指令称,一位外地学生被骗进传销组织,请求解救。

王永刚带着民警迅即展开摸排,很快,便锁定了传销人员的集聚地点,当场驱散四十余名传销人员,B级传销头目严飞(化名)落网。

让李斌和民警没有想到的是,当年22岁的严飞,竟是青岛某大学在校学生。“我们随后根据严飞的交代,又连续打掉了三处B级传销头目窝点,并将缴获的一台电脑密码破解。”李斌说,至此,“蝶贝蕾”传销首次被警方发现。

李斌回忆,根据电脑显示资料,民警于当年3月26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成功地将A级传销头目李化、李实抓获。并查获两个名为“小财神”文件的闪盘。

“小财神是一个电脑软件。密码的破解,眼前一幕,李斌至今还是用了这样一个形容词,来形容过他所看到的:大为惊愕!

原来,“小财神”是一个完整的数据库,里面详细记载着广州天冀公司“蝶贝蕾”化妆品非法传销组织体系表和业绩单,传销人员达32.6万人,其中A级头目近500名,总涉案价值达10亿元。

该组织传销人员分布在黑龙江、内蒙古、河北、河南、安徽、山西、四川、浙江、江苏、吉林、辽宁、湖南、山东、贵州、甘肃等地,足有大半个中国。

“过去打击传销,在抓住A级头目后,我们便鸣金收兵了。而这次,A级头目多达500个。A级头目之上是否还有大头目?”李斌所在的专案组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行动目标:抓住大头目!

从2006年4月20日起,专案组抓捕行动展开。截至当年9月13日,警方共抓获A级头目31名、B级头目19名、C级头目62名。

其中,2006年8月26日,从辽宁沈阳传来的捷报,最令人振奋。经过长时间布控,民警将隐姓埋名的“蝶贝蕾”传销网络创始人、“贵州红跃”华北局总负责人张明宇(化名)抓获。

“张明宇落网,意味着传销网络金字塔尖的那一个人——总操盘手落网。也只有这一个人被抓获,也才能将此案定为‘中国第一传销大案’。”李斌说。

据警方调查,张明宇以“贵州红跃”公司华北局总负责人为幌子,躲在幕后遥控指挥手下A级头目,仅一年时间里,就非法“圈钱”达2亿多元。

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