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中国的户外音乐节的数量呈井喷式发展,虽然登陆中国大陆不过十几年的时间,但从每年十几场增加到上百场,已经成为了大众群体新的音乐狂欢方式。

早在2009年,沈光远就想把“春浪音乐节”带进来。

沈光远是春浪音乐节的创始人,其创办的唱片制作公司“友善的狗”制作过无数经典唱片。2006年,“友善的狗”开办的音乐节从台湾起步,每年在台湾南部的垦丁举行,成为台湾最受欢迎的户外音乐节之一。

“2009年,中国大陆的音乐节刚刚起步,市场环境还没有那么成熟,直到去年,走过垦丁、台北、新加坡和香港之后,音乐节终于第一次在大陆举办。”2016年春浪足迹踏及上海、武汉、广州三大城市,今年,2017的春浪音乐节将首站设置在了成都。

从合唱团到音乐节

八十年代初,沈光远还在高雄学医,在大一的迎新晚上,他看到学校的摇滚乐队表演,那是他第一次在现场看到一个摇滚乐队。“当时我20岁,觉得这样的表演很打动我,好像有触电的感觉,就像看到一个喜欢的女孩子的感觉。”

1983年,沈光远同黎旭瀛、魏茂煌、钟兴民、罗纮武组成了“红蚂蚁合唱团”,他任乐团的鼓手和团长,这是台湾第一个以乐队形态灌录唱片的团体,也给台湾摇滚史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在这以后,沈光远从红蚂蚁合唱团团长变成滚石唱片的制作人,制作了许多滚石唱片出品的经典音乐作品,每年制作30到40张专辑。

这期间,他合作过的歌手有周华健、赵传、张洪量、潘越云、黄品源、李宗盛、林强、娃娃、黄韵玲、陈淑桦等,包括赵传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我是一只小小鸟》、黄品源《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林晓培的《心动》在内,创制了许多家喻户晓的金曲。

九十年代初,沈光远又成立“友善的狗”唱片公司,担任友善的狗唱片公司总经理,期间共发行过60张专辑,并主办过多达200场现场演唱会。为友善的狗唱片制作、发行的歌手有:那英、黄品源、黄韵玲、罗大佑、陈珊妮、孟庭苇、林晓培等。

在音乐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年,他在一个个歌手身后成长,有了很多的经验和积累,但他对音乐的坚持,仍然和最初在迎新舞台时的悸动有关,曾经想组乐队的逐梦少年,开始想要办一个有特色的户外音乐盛会。

地球与音乐

沈光远很喜欢台湾最南端的垦丁,这里每年四月的天气都很好,不太下雨,环境给他一种度假的感觉。

2006年,沈光远在四月把第一次音乐节办在这里,“四月是春天,垦丁又在海边,我们就叫它春浪音乐节,是春天的海浪,也是台上台下互动的音浪。”

“创造真正的好音乐”,这是沈光远不管做乐团还是做制作都最看重的一点,在和艺人的合作中,他希望去了解艺人本身个性和内心世界,呈现他们真实的样子,做音乐节,他的要求则是高品质。

沈光远认为,现在中国的音乐节有上百个,但主办人自己做音乐的还是少数,因为自己对音乐的喜好和热情,所以他对音乐节最大的要求是音乐的品质。

“春浪音乐节是户外音乐活动,讲究的品质展现在声音的细节处理,校正度并表现张力,这些都是专业的累积,在活动上我们不间断的去研究和推展。”

对喇叭、音响、监听系统,甚至工程师,沈光远都会要求达到某种等级,“同一套音响,可能二十万能做到,但我们会花四五十万。”

除了音乐品质,“环保”也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在春浪音乐节的主题“超爱地球、超爱音乐、超爱自己”中,“地球”是在音乐之前的。

沈光远去参加过别的音乐节,看到很多类似的活动常常产生很多垃圾,“我觉得我们消费环境的同时要爱护它,除了享受音乐,享受当下的环境,也需要同时尽一些力去保护它。”

自春浪音乐节创办开始,就发起垦丁沙滩的“净沙行动”、线上艺术二手衣物义卖和“垃圾你丢我捡”的活动。

他们会在垦丁认领一两个沙滩,带领参加音乐节的民众做净滩的工作,“我们会发垃圾袋,每捡一公斤垃圾,我们就送一件春浪的纪念T恤。”

“如果这样能引发很多人的环保意识,也算做音乐节之外,还为地球尽一点绵薄之力。”

有大牌,也有新人

在具体节目的设置上,沈光远也对春浪音乐节有信心。

对于歌手的选择,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眼光,对春浪来说,最重要的标准是音乐性,“有的艺人特别会创作,有的艺人现场表演能力很强,我们会通过这两个方面衡量。”

在大红大紫之前,萧敬腾、苏打绿、陈绮贞、林宥嘉等歌手就登上过春浪的舞台,而五月天、张震岳、S.H.E、田馥甄、MC Hotdog热狗等艺人也都曾多次回到春浪舞台,萧敬腾更是九次到春浪音乐节。

这次春浪音乐节首站成都所公布的卡司阵容里,一如既往有萧敬腾的名字,他还将首次带着Lion狮子合唱团一起上台,除此以外,还有黄大炜、张震岳、陈绮贞、Mc Hotdog热狗、逃跑计划、声音玩具、Mr.Miss先生小姐等等。

不止是关注当红的唱将,春浪音乐节的“地球春浪大赏”已经办到第四届,他们鼓励“地球上任何人都能带着自己的创作来比赛”。

对于这个音乐节特有的竞赛单元,沈光远是在台湾做了五年以后有的想法,那个时候春浪这个品牌已经站起来了,有一次他的合伙人和他聊天,认为春浪这个活动只给大牌歌手举办,而当红歌手也是从无名小卒变成大牌的。

沈光远想起自己当初办的红蚂蚁合唱团,“那个时代物资匮乏,我们做乐队想要的乐器和舞台都没办法被满足”,他觉得春浪音乐节的确可以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和平台。

2010年,沈光远开始办春浪大赏,五年来已经超过上千组素人创作歌手报名,2011年诞生过“Boxing乐团”,该乐团因此在第26届金曲奖获得“最佳新人奖”,

此外,还诞生出“摇滚大婶”这样的乐团,“我觉得现在的水准越来越高,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把春浪的舞台交给新一辈人参加比赛,沈光远觉得比起他们当年,各种配备都是很不错的,“这些是我们当年没有的,现在有能力供应给他们,只是这一点,就很开心了。”

今年的春浪音乐节,张亚东也将是春浪大赏的评委,在方所成都店的分享会上,他和沈光远一同回忆起当初在音乐道路上的困难、迷茫和坚持。

作为流行音乐的推动者,沈光远和张亚东都曾制作了许多流传的经典,对于他们来说,如今鼓励年轻后辈的原创音乐,也是一种当仁不让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