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人极限铁人三项赛(Norseman Xtreme Triathlon),被认为是世界上难度最大的铁人三项比赛。

这项比赛每年8月在挪威西部举行,至今已经举办了15届。

而在过去的14年里,从未有五星红旗飘扬过,这是一片中国铁人还没有征服过的荒蛮之地。

北京时间8月6日,四川小伙子胡春煦披着五星红旗踏上了终点,历经14小时55分,征服了世界上最难的铁人三项赛事,成为第97名,拿到了象征完赛奖牌的黑衫,成为第一位解锁这项赛事的中国铁人。

而在过去的四年,他几乎每一年都解锁一项高难度的、殿堂级的铁人三项赛事:

2014年成功逃离恶魔岛、2015年站上 IRONMAN Kona 世锦赛舞台、2016年完成 Challenge Roth 大铁总决赛、2017年登顶 Norseman 极限大铁;他成为中国铁人三项业余玩家中标杆式的人物。

而在铁人三项圈子里他被叫做“煦神”,关于他的励志故事,真的比鸡汤还精彩。

30天狂减40斤

五年成为“极致玩家”

如果你在2012年之前认识胡春煦,那眼前的这位胡春煦会让你震撼——2012年大学毕业前,他是一个体重180斤的胖子,宅在宿舍玩儿网友,可以一天不下床,烟不离手,垃圾食品不离手……

即将离开大学之时,胡春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反问道“垮塌的身躯,油腻的头发,焦黄的脸庞,咳个不停,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吗?不,绝不是这样的!”

大学毕业的那个暑假,胡春煦毅然决然踏上川藏骑行的道路,天路之行让他脱胎换骨,也让他30天从180斤减到140斤,更重要的是,减肥之旅让他有了自信,让他相信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努力办不到的。

2012年在“主场”金堂国际铁人三项赛,抱着玩一下的心态参赛,从此走上了铁三的“不归路”。

学自由泳、练跑步、练自行车,从此,他的通勤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和脚,就连吃个晚饭都要“跑”过去。从此,拒绝夜宵的他,唯一的娱乐项目就是运动。

2013北京国际铁人三项赛上,胡春煦以年龄组亚军的成绩斩获2014年逃离恶魔岛铁三赛的名额,开启了他“解锁”四大赛的技能,他备战恶魔岛的过程被央视《极致玩家》栏目组全程记录,并多次在CCTV9纪录片频道播出。

2015年10月,有着36年历史的 Ironman Kona 世锦赛首次迎来两位中国铁人的身影——胡春煦和好友李鹏程,他们圆梦 IRONMAN 的最高殿堂—— Kona 世锦赛!

解锁极限铁人赛

只为体会不一样的人生

职业生涯,胡春煦算不清比过多少次铁三比赛,不过他的内心一直对一场比赛长草——挪威人极限铁人三项赛。

“这个比赛应该是难度最大的、风格最不一样的、挑战最大的赛事吧,从做公号的时候就一直很向往,也每一年都在给铁友介绍这个比赛,每次介绍这个比赛,关注度和阅读量都很高,说明大家都很向往。”

不过,胡春煦也承认,亲自去比一次的想法其实刚开始没有,“其实真的没有想过,因为太遥远了,而且自己压根没有能力。”

直到完成了 KONA 世锦赛,胡春煦心里才有了一颗种子:希望去不同的赛事体会不同的人生体验,才把挪威极限大铁放上了自己的心愿清单。

“刚开始也觉得很难实现,因为每年报名参赛的大概有4000多名,但因为赛道原因名额最终只有250人,中签的比例是6%,非常低。

不过,后来我听说每年这个赛事有5个媒体名额,我就发了邮件申请,去年年底,我知道自己中签了。”

抽中了自己的“愿望清单”赛事,但这个备战的过程其实有些“心酸”,在圈内一直以“黑练”著称的胡春煦全年赛程安排很满,到了年中身体其实已经很疲惫了。

“我之前还在贵州比了一个划船、骑车、跑步的比赛,身体已经很疲惫了,我自己训练跑步,配速掉到了6分(每公里)甚至7分,然后测试出自己乳酸堆积很严重,所以,最终的备战我就以简单、放松、做减法为主。”

或许就是这份“放松”的心境,胡春煦比得不错,第97名,并成功拿到黑衫。

圈内人对他当天比赛的一个形象比喻是:

游泳比赛要在13℃水温游3.8km(相当于在12月的三道堰游泳90分钟),骑车180km累积爬升3000m(相当于从成都骑自行车上峨眉山金顶),跑步42.195km累积爬升1850m(相当于从济南跑步登顶泰山)。

中国铁人旗帜

也是“霸道总裁”

胡春煦在圈内很有名气,不是因为他的战绩,而是他“可复制”的励志履历:从一名体育记者,爱上了铁三,成为了顶级玩家,后来“北漂”成为了一名铁三创业者。

作为真正的草根体育人,他的故事激励了很多人,他也曾提名过“CCTV体坛风云人物大众体育精神奖”,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将爱好玩成了职业。

爱上铁人三项运动已经六年,如今,胡春煦的身份也是创业者,“我也有过创业初期的迷茫,在运动中也经历了伤病和低潮,很多孤独训练的时候,独自面对这一切的时候,也是靠阅读、运动来激励自己。熟悉我的人都说我是内驱力很强的人,给自己的目标基本都能完成。”

生活中爱在朋友圈发鸡汤和干货,但在创业中,胡春煦说自己从来不拼鸡血,“创业上很冷静、很理性,因为创业是市场说话的行为,需要有好的产品,好的内容。”

在胡春煦的创业团队里,大多都是铁三爱好者,“他们中有一部分人完成了大铁,还有一些人完成了70.3(大铁的半程),都是真心爱好这项运动的人。”

近两年来,铁人三项这项运动在国内呈现井喷状态,一跃成为热门项目。作为圈内人,胡春煦对于中国铁三的认识很理性,“中国铁三目前的环境是百花齐放又有点打鸡血,但还没有泡沫。”

可以说,他的评价非常可观冷静,“很多三线、四线城市也在举办赛事,已经超过了实际可参赛的人数。”

对于这一现象,胡春煦说这股铁三井喷热潮和马拉松热潮有点相似,“不过,铁人三项这项运动和马拉松还不一样,一名铁人三项玩家养成是需要时间的,不像跑步,可以几个月速成。

比如你游泳需要时间吧,而且装备上也不会一步到位,特别是工薪阶层,这是一项需要持续投入的运动,不论是装备还是时间,都有持续性。”

当然,中国铁人三项的前景还是相当乐观,“虽然主体规模不大,但总体来说每年都在持续增长,另外,铁三人群的粘性很强,一旦爱上这个运动就很难放弃、或者说戒掉,基本上都会长年累月玩儿下去。”

不过,作为铁三行业的创业者,胡春煦提出了自己的忠告,“这个行业创业门槛还是很高,需要自身对这项运动有一定的理解、有很强的能力。”

封面新闻记者 陈甘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