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外国网站,叫做“She's A Homewrecker(她是家庭破坏者)”,这是美国一个第三者曝光网,鼓励被插足的受害女性在网站上曝光小三的身份,并且详细描述事情的原委。

在这个网站上人们可以贴上小三的高清无码照片、真实姓名、居住地点,加上细节丰富的故事,很容易就能和现实生活中的某某对号入座。

在2013年的时候,网站曾遭到公益组织请愿关闭,因为它对身份信息曝光的允许,导致了欺凌行为。

然而直到现在,网站依然风生水起,还吸引了一批男性用户,业务也拓展到了海外。

在 facebook 上,他们有近60万粉丝,还被美国早间新闻报道过。

画风呢,和微博上的吐槽君竟然有迷之相似,比如最新的一条状态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交往四年的女朋友在我去洛杉矶处理人生大事期间,刷着我的信用卡去纽约约会别的男人,重点是,她还对我隐瞒了她的性病史!

剧情提要是这样描述的:天啦撸这个小三厉害啦!居然隐瞒自己的性病史,简直犯罪!

……

看来,在对待小三这件事情上,全世界女性,甚至男性,都只有一种共同的态度——恨之入骨。

这就难怪最近“劝退小三”公司声名大噪了。

《2013中年危机调查》显示:

仅2012年,发生过婚外情的中年人为53.8%

34%的中年人曾对配偶以外的异性产生过好感;

21.5%的人曾约会过配偶以外的异性;

8.6%的已婚中年人发生过婚外情或一夜情;

47.5%的受访者希望有蓝颜/红颜,高收入群体对蓝颜/红颜需求比中低收入者高,达到52.6%

也差不多是在那两年,“小三劝退”公司的雏形开始出现了。

根据华商报的报道,重庆家里家外婚姻服务中心主任瑜峰被称为中国“小三劝退第一人”。

2012年,他开了一家婚姻咨询公司,最初,公司业务以调解、处理家庭矛盾为主,但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希望挽救婚姻,挽救家庭,于是“婚姻外遇行为矫正”逐渐成为了主业,也就是传说中的“劝退小三”。

这个公司对人才的要求还非常高,团队成员主要是心理咨询师、法学专业人才。

每单业务根据难度收费,异地业务通常在10万以上,目前为止收费最高的一单是100万元,耗时一年。

在微博上搜索关键词“劝退小三”,会有异常丰富的收获。

几个月前,还有一家“劝退小三”公司上了热搜。

这家公司叫“上海维情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比所谓的“小三劝退第一人”成立公司还要早三年。

如今这家公司注册资本800万,网站做得有模有样,服务范围简直可以说是全链条覆盖。

即便外遇行为没有“矫治”成功,小三无法“劝退”,我们还有离婚咨询啊!

从网站释放的案例来看,“劝退小三”的需求量非常大:

整个案例页面活似低配版的《知音》杂志,还有点情感鸡汤公众号的味道,看来用户画像做了不少功夫呢。

为此,维情就这一项业务特意成立了一家全新的子公司,名字简单粗暴:深圳小三劝退控股有限公司。

新公司在合肥也有自己的分公司。

而公司的财报也显示,在2016年期间,“劝退小三”业务在10个月期间收入1500万,是公司总收入的80%,在这之前,他们都是靠婚姻咨询赚钱的。

奇妙的是,重庆专家、“小三劝退第一人”瑜峰,也在公司的咨询专家之列,抱团发展啊这是!

上热搜的原因是,这家公司在今年2月申报了新三板,准备上市,但因为业务的特殊性,新三板怀疑他们存在违规调查、侵权的行为。

董事长说了一句话:哪怕不上市,我们也没问题,我们活得很好。

霸气不!

这份霸气完全有理有据,根据维情公开的转让说明书,2016年,有一个客户单笔消费了160万。

而劝退业务的毛利润高达74%。

目前看来,这个数据几年内只增不减。

据传,这家单项业务营收超千万的公司,董事除了心理学出身的创业夫妻之外,一名原本是大型商业超市的面包师;另一位原本是水果公司的记账员

真是智慧在民间啊

也有人质疑,假如公司和小三串通骗钱咋办?

其实这个问题有些超前了,我们先来做道数学题:

耸人听闻的《2013中年危机调查》还说了,虽然53.8%的人都曾有过婚外情,但是——

因为婚外情而离婚的比例,还不到5%

那么,有多少“劝退小三”的钱白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