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作家到导演,这些年郭敬明的名声坏透了,但作为一名商人,他始终是精明绝顶的。

昨晚 @李枫 在微博发布了一篇头条文章,直指郭敬明曾性骚扰他,并经常骚扰、性侵犯公司签约男作者及男性职员。

李枫是郭敬明旗下公司上海最世文化的签约作者,因为出版《燃烧的男孩》一炮而红。

所以当他将矛头直指郭敬明时,热搜瞬间炸开了锅。

郭敬明的性取向一直被人津津乐道,这些年来各种八卦不断。

李枫公开曝光他性侵后,他“爱好男”这件事便似乎尘埃落定,陈年老料开始被翻出。

但郭敬明的精明之处便在于,第一时间否认,言简意赅——1.完全捏造。2.已让律师处理。

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如此爆炸性的丑闻,让曾经《最小说》里最炙手可热的几名作者,以及和郭敬明有过密切关系的人纷纷占领了热搜榜。

▼曾经最小说的签约作者纷纷上热搜

由于李枫行文极其仓促,而且没有实质证据,郭敬明到底有没有性侵,尚且没有答案。

不过,多亏他的“名作家”身份,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关注一个一直以来在性暴力领域被人忽视的角落——针对男性的性暴力。

我国法律对于遭受性暴力的男性受害者保护几乎是空白的,目前,针对男性的性暴力只有“猥亵”,而没有“强奸”的说法。

根据知乎答主 @Tinpo ,国内首次对猥亵男性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例是在2010年。

嫌疑人被判处故意伤害罪,罚款2万元以及为期一年的有期徒刑。

8月15日,一篇名为《我今天被性侵了》的微博文章在网上引起热议,作者是大连一名22岁男性青年。

据他自述,8月15日当天,自己因为肠胃不适,身体虚弱,未能抵挡住驾校教练员的侵犯并受伤

而后在警方的通报里,使用的是“猥亵”一词,并对涉事教练仅仅做出了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

但正如受害者本人所说的一样,性侵是不分男女、不看年纪的。

事实上,目前浮出水面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男性性暴力受害者数量之庞大,影响之深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2015年,美国国家犯罪受害者调查报告《National Crime Victimization Survey (NCVS)》对性暴力受害者数据做了详细的统计。

仅截至1998年,就有278万男性遭遇猥亵或性侵;3%的美国男性经历过性侵/猥亵;每10起性侵案便有1起受害者是男性。

其中,18-24岁的男性在校生,遭遇性侵的可能性,是同年龄段非在校生的5倍。

2011年,来自纽约的Grace Brown 发起了一个摄影项目Project Unbreakable(坚不可摧),里面记录了许多受害者遭遇性暴力时对方说的话。

其中不乏男性:

如果你告诉任何人,我会杀了你

你是我最特殊的男孩,你保证不要告诉任何人。

如果这很舒服,为什么我感觉这么糟糕?

没事的,所有兄弟之间都会做这种事,这叫“性爱练习”

做个好女孩,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

你真美

你应该感到庆幸,我到现在都还会联系你

拜托表弟,这很有趣,这只是个游戏!

不要担心,男孩们都会喜欢的

有研究表示,从表面上看,男性遭遇性侵害相较女性依然是少数,但实际上这个数字被严重低估,它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普遍。

大量男性遭遇性侵的案例未曾被发现、报道过,男性受害后的创伤也并没有小于女性,甚至远在女性之上。

一方面来自社会的不理解。

在一起男性对男性的性侵害事件中,人们往往将其等同于同性恋,认为只要是同性恋,便不能算是性侵或猥亵。

受害者还会遭受类似“谁让你穿这么少”的“荡妇羞辱”。

比如那位被驾校教练性侵的男青年,在微博自曝维权的过程中,就曾遭受这样的质疑。

有人翻出他舔屏小栗旬的微博,作为他是同性恋的“证据”。

有人还说,整件事就是“娇婆遇上脂粉客”,暗指他们原本是你情我愿,因为不得而知的原因才撕破脸皮。

另一方面,甚至男性受害者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受到了侵犯。

这常常发生于女性对男性的性侵犯。

在人们的认知中,女性才会成为被争夺的性资源,男性永远处在支配地位,没人愿意相信在身体力量悬殊下,女性会侵犯一个男性。

所以即便男性被迫违背个人意愿发生性关系成为既定事实时,它所带来的伤害也不被在乎。

大多数会把这当成一个笑话来对待,并群嘲:我求之不得。

外国网友评论:这不叫“性侵”,他们只是被强迫进入对方身体而已。

CNN 曾报道一起男性遭遇性侵的案例,一名男青年在一次聚会结束后,应朋友的朋友要求,开车送怀孕的她回家。

途中这名女性以感谢的名义递给他一瓶饮料,等他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他躺在陌生旅馆的地板上,女人骑在他身上。

事后对方说,如果他执意追究,会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那时他还意识不到自己发生了什么,直到经过多年的心理治疗,他才终于明白——他被一个女人性侵了。

美国的调查数据还提到,遭遇性暴力的人,更容易滥用药物。

相比普通人,性暴力受害者吸食大麻的几率是他们的3.4倍,可卡因6倍、其他药物10倍。

一个月前,林肯公园主唱查斯特·贝宁顿(Chester Bennington)自杀身亡,在他短暂的41年人生中,一直饱受滥用药物和酒精的困扰。

因为他从7、8岁时便被遭遇性侵,他总是被殴打,被强迫做不喜欢的事情,而他什么也不敢说,他不希望被人误解为在说谎或是同性恋,这段可怕的经历一直持续到13岁。

他说,他觉得自己是注定孤独一生的人,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有过一段愉快的关系。

终其一生,也没能逃过性侵带给自己人生的伤害。

2013年,台湾发布了一则性别平等教学影片——《如果早知道,男生也会被性侵》,讲述了一个男生在网吧打游戏时,受到“杰哥”的款待,和朋友一起没有防备地去了他家,最后遭遇性侵,被威胁不准告诉任何人。

在邻居阿姨的引导下,他才娓娓说出事件经过。

最后告诉男孩们遭遇性侵后的正确处理方式,报警、验伤、通报学校,让全案进入司法程序,并进行后续心理辅导。

借由邻居阿姨的对话,还传递这样一个信息:不要因为孩子是男性,就放松对性暴力的警惕。

片子收获了 200w+ 的浏览量。

所以醒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