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发生在鼓楼附近旅馆的邪门儿事儿​我的朋友心然,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她的最大爱好就是逛各种博物馆,只可惜她不是北京人,所以北京的很多博物馆她都没有去过,我和她是在豆瓣认识的,当时我想读一本书,但苦于找不到电子版,她看到了我的状态后,就把那本书打包发到了我的邮箱,我俩这样一来二去的,就结识了,我们认识之初,我并没有和她提起我有阴阳眼的事情。

  知道她和我讲起了之前有一次她来北京旅游的经历,那时她和她异地恋的男朋友张龙订的是北京鼓楼附近的一家旅馆,具体是那家旅馆这里就不说了,以免引起纠纷,张龙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只能晚一天到北京,所以来北京的第一晚是欣然自己住的,那天她刚刚到达旅馆的时候,就觉得那个旅馆很怪异,那家旅馆就在鼓楼附近,可以说是正在闹市区,可是旅馆里的大厅却没什么人。

  旅馆的进门处到大厅之间,有个几米长的走廊,大厅里的灯光也很昏暗,旅馆进门的右手边有一个鱼缸,但鱼缸里的鱼却显得死气沉沉的,如果只是这些,心然还不会怎么在意,更让她觉得不舒服的是,旅馆里似乎飘荡着一股阴湿又腐败的怪味,只要稍微深吸一口气,就能闻得见,如果是在别处,心然肯定会当时换一家旅馆。

  可是当时天已经黑了,北京的旅馆又不好找,心然没有办法,只好将就着住进了房间,她一进房间,就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查询附近的旅馆,她是希望第二天一早就搬走的,北京的旅馆很多,心然一直查询到凌晨三点多,才敲定了要搬去的旅馆,就在她联系了那家旅馆,预定好房间之后,突然她用眼角的余光瞄到了房间东北角的一个东西。

心然只看了那个东西一眼,就不敢去看了,但她那一眼,仍然看清楚了,房间东北的角落里,站着个带棒球帽的男孩,那个男孩的面部仿佛有层迷雾笼罩着一样,是模糊不清的,他身上穿的似乎是校服,那校服已经很破旧了,看起来就像被火烧过一样,有些地方还有口子,至于其他的,心然就没看清了,她不敢再去看了。

  心然算是半个有神论者,经常会读一些灵异故事,或者看点宗教类的书籍,她知道自己心里的恐惧越强,就会越让那些东西靠近自己,所以她慢慢的开始把目光转移到电脑上,然后慢慢的缓解心情,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缓缓地接触到了她的脖颈,那只手在她脖颈上摸了一会,又缓缓地滑向了她的肩膀,接着滑向了她的耳垂。

  那只手在心然身上滑来滑去的时候,心然的精神也进入了一种半崩溃的状态,她想大叫,但因为身体过度紧张,嗓子只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她的身体开始严重的战栗,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她慢慢的开始头晕,接着她就真的晕过去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她是被张龙的敲门声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打开房间的门,看着门外的张龙,想了想,然后就哇哇的大哭起来。

  张龙被心然的情况搞得有点莫名其妙,他并不知道心然的经历,也只好胡乱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心然则哭得已经完全听不进张龙说什么了,直到心然哭累了,才开始慢慢把自己的经历讲出来,张龙听了心然的经历后,有点不相信的说:“是不是你昨天太累了,这家旅馆给你的感觉又很不好,所以你产生了幻觉?我感觉这家旅馆还不错,没你说的那种感觉。”

 心然却说:“绝对不是,我查完旅馆之后精神特别好,一点都不累,怎么可能产生幻觉呢,反正我是要搬走的,你要是喜欢这里,你住这好了。”

  张龙自然是不可能留在那个旅馆的,两人只好马上收拾东西,搬去了心然新订的那家旅馆,但是搬了旅馆之后,事情并没有变好,白天他们的旅游之行到还是不错的,心然和张龙都玩得很开心,可是到了晚上之后,心然就开始情绪失常,总是莫名其妙的哭闹,还会对张龙说很多奇怪的话,比如觉得他俩的感情没希望了,不知道将来有没有可能分手之类的。

  等到第二天白天,心然又开始正常了,就好像晚上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张龙如果问心然记不记得晚上发生的事情,心然就完全不记得了,张龙起初以为是他俩长期异地恋,感情有些隔阂,所以就每晚尽力安慰心然,白天开心的时候张龙也尽量不提晚上的事情,直到他们旅游结束后,张龙才对心然说清楚了每晚发生的事情,心然对每晚发生的事情仍然没有记忆。

  从那天开始,心然白天也变得没有精神了,经常昏昏沉沉,丢三落四,有天晚上半夜突然惊醒了,然后就看到床边站着那个小男孩,正在对着她冷笑,她当时一着急,就从床上掉了下去,但早晨醒来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还在床上,身体根本没有移动的痕迹,这之后她每天都能梦见床边站着那个小男孩,每晚那个小男孩都会对着她笑。

  心然的精神越来越不好,心理压力越来越大,家里人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但治疗的效果不显著,医生说她可能是精神压力太大了,需要找个清静的地方缓解一下,心然的老家在一个山村,那里环境很好,有山有水,心然的爷爷奶奶都住在那边,心然的父母商量之后,就把心然送去了那个山村,心然的爷爷奶奶家养着三条大黄狗,都是那种没有具体品种的土狗。

那些狗平时都很温顺,并不太凶,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见到心然之后,它们就叫唤的厉害,一连对着心然叫了半个多小时,无论家里人怎么劝,那些狗都不停止,后来它们更是引来了整个村子的大狗小狗,在院子里乱叫,那个场面,把心然都爷爷奶奶都弄愣了,他们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狗乱叫的情况,那些狗一直叫到天黑,才各自散去了。

  全村的人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只有心然自己清楚,她知道狗是可以看到妖魔邪祟的,那些狗一定是看到了她身上的东西,才一起来对着她狂叫的,那些狗对着她叫了之后,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轻松了,头脑也清醒了,精神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她只在爷爷奶奶家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回父母家了,不过临走的时候,她向村里人要了一只小狗,因为她觉得是狗帮助了她,保护了她。

  心然去的那家旅馆,我也去过,那家旅馆的风水设计,的确存在比较严重的错误,从外观上看不像旅馆,倒像是政府机关,里面也的确有着一股很明显的霉味,不知道现在那里怎么样了。

图文转自于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