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小妞,兰卡华文第一自媒体)

小妞说:海外中国人民的智慧是无与伦比的,每一位在自己岗位上做出了贡献的同胞都值得被赞颂。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撰文:路人丁 | 图源:网络)

我和本文作者“路人丁”相识近两年。他是一位很优秀的斯里兰卡工程英语翻译。当时他所在的项目比较偏僻,工人英语水平有限。为了更好的工作,他在公众号后台咨询我“何处可以系统学习僧伽罗语”(虽然我也不会呀),因此我们相识。

感谢作者来稿。以下,enjoy。


兰卡的我们,个个都是多语种人才

兰卡的语言环境,还是有点复杂的。主体民族僧加罗说的是僧加罗语,第二大民族泰米尔族说的是泰米尔语,这两种也是官方语言;还有绕不开的英语,这也是教育体系中一门必修的课程,在任何具有专业性的领域,英语都是绕不开的语言。

所以,一般兰卡人会说僧加罗与泰米尔语的同时,也多少会说一点英语,熟练程度因人而异。越是大城市,英文普及度越高。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斯里兰卡的乡村)

最近几年,中国承包的兰卡的工程很多,我那时所在的工地是在一个大约在科伦坡与康提之间山区的一个地方,不繁华,也不荒凉,平淡无奇、普普通通的的一个兰卡村庄。

工地上有中国人,有兰卡人,兰卡人又分僧加罗族和泰米尔族。

按照常理,日常工作中的中国人与兰卡人的沟通会成一个问题,毕竟,总不能为每一个中国人都配一个翻译吧。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兰卡村寨生活)

但这没有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在这里,大家个个是语言表达的高手。高手中,最出色的还是负责车队的队长,曾队长。曾队长,不到四十岁的年纪,中等身材,方脸,微胖,和别人聊天,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作为车队队长,曾队长管理着工地上所有能动的机器,当然还有操作这些机器的人,这些人中,多数都是兰卡人。所有日常工作中经常会出现以下这种中英文夹杂的对话。

—麻将, you truck 副坝 go, ok? (朋友,你装车去副坝)

—Ok, boss (好的老板)

—you go, 挖机 no go. (你去就行,挖掘机就不用去了)

—挖机 no go? (挖掘机不用去?)

—no go.(不用)


作为队长,曾队长还要负责给司机们做例行的和非例行的安全教育,一到这个时候,就能看到以下景象:

一个中等身材,微胖方脸的中国中年男子,站在台阶上,手舞足蹈,言辞激昂,对着台阶下一群兰卡人。这群人或站着、或坐着,三个一伙五个一群,有睁着眼的,有眯着眼的,都仰着头聆听这个中国人。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No alibaba, alibaba no good. Alibaba, me see, 回家啦。

意:不准偷盗,偷盗是不对的。如果被我发现,偷盗者就得回家。

—Sumudu, you truck 嗡嗡 嗖嗖 (模仿狠踩油门状),no good, “砰”(模仿碰撞的事故动作),you 好死劈头(hospital),(然后模仿躺在床上状)。

意:Sumudu,你开车太猛太快,这不好,容易出事故。出了事故还得进医院。

一般在这种会议临近结束的时候,是当地司机反应问题的时间,他们或是抱怨交接班时、上一班没有做完保养,或就刚才的对自己的批评表示异议。这个时候,多张嘴对着曾队长一个人,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Boss, me truck diesel (柴油) no 啦,me no alibaba

意:老板,是车没油了,我没偷好伐?

—Boss, Mama iya dura hospital giya, mama vedha ava nae.

意:我女儿昨天去医院,所以我没来上班。

碰到这种曾队长没听明白或是不愿意听明白的时候,曾队长便会说:

——“me no understand,散会!”


在兰卡的中国人,大多会说这样的僧语....

像曾队长这种富有语言表达能力的太过出色,一般人不大容易做到,但其他中国人多多少少还是会说一点英语或是当地话,比如麻将(哥们)、yes、 no 、good、no good、 ok、no ok,红大姨 (好的) 样(走)。

而兰卡人在与中国人的长时间接触后,也能听懂一点汉语词汇。所以,工地每天都会出现以下类似的对话:

—麻将,这个 ok,那个no ok?

—Eyi (为什么) ,那个 no ok?,那个 good.

—麻将,(以下是肢体语言时间),ok?

—oh

—麻将,me 样,you no 样

—Ok,me no 样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和斯里兰卡人打交道 | 万能的“no problem”

“No problem” 在工地上算得上是高频词汇了,尤其是兰卡人,在手脚并用,唾沫满天飞交代半天后,兰卡人多会以一句 “ok, no problem” 来回应你。

“No problem”, 谁信谁就见了鬼了;那不是no problem,那全是problem。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怎么办? 接着说,加重语气地说。等你一脸严肃的说完,再看兰卡人,面带微笑地冲着你摇头晃脑,也不知是表示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唉,再说一遍吧。


迷一般的“恰巴洽巴”

“恰巴洽巴”在那个工地表示“吃”的意思,尤用在吃饭上,兰卡人爱在和中国人打招呼时用这个词以示亲昵。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这是兰卡语言中的一个词汇,直到后来,一个当地人问我为什么中国吃饭要用恰巴洽巴这个单词。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合着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汉语单词,难道我这么多年学的都是假汉语?

后来我们推测这可能是中国某个地区的方言,被兰卡人走形模仿后在工地广为传播。都说语言学习最需要的是语言环境,看看这工地上这群多语种复合型表达的语言人才,这话,还真对。

感谢点赞,我是斯里兰卡小妞。

(完)


海外中国人:不会英文的我们,原来是这样和当地人沟通的!

斯里兰卡小妞,“最懂兰卡旅行的人”。

出版6本书,超过10家网站签约作者。基本包揽市面上的兰卡指南,作品包括:《中国国家地理.斯里兰卡旅行指南》、旅行笔记《印度,不可思议》, 翻译作品《勇者征途:攀登七大高峰》等。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参与旅游卫视、东南卫视节目拍摄。同时也是旅行者和徒步爱好者。足迹慢行3大洲30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