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标住宿的发展似乎正朝着这样的轨迹前进:从最初简单的农家乐和客栈,逐步提档升级至价格适中的民宿,进而向更为高端的精品酒店出发。

来自途家的调查数据显示,去年国内民宿平均每晚401元,国外民宿平均每晚744元,旅游消费正在升级,500元以上的民宿逐渐成为主流。2017年,有8个国内城市每间每夜的均价超过千元,其中千岛湖、亚布力、湖州平均价格超过1500元,主要是因为当地民宿以度假别墅为主。海外方面,均价前五名的城市都来自日本,超过了2000元。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童廿

途家认为,新中产的崛起和二胎时代的来临,以及“多人多天”住宿场景的普及,使得民宿市场的“豪宅化”倾向明显。

而《精品民宿》一年来的采访经历,也基本印证了这一点。

在莫干山,除去最普通的客栈,稍微好一点的民宿基本上都是千元起步,从1280元到1980元的价格,旺季时赚得盆满钵满,淡季时这个价格倒是可以商量;杭州民宿相对亲民一些,从四五百到千余元的价格不等,但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精品酒店,两千起步不在少数,甚至欲与安缦试比高。相对而言,江苏、安徽的民宿价位略低一些,但是千元以上的民宿,也早已不再是凤毛麟角。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云岸山居

在民宿市场的起步阶段,民宿是以独特的主人文化为内核,同时以相对于酒店而言更高的性价比,最终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而如今更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新民宿,大多定位中高端,走的是“阳春白雪”的路径,那么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呢?听听本期的嘉宾们怎么说。

本期编辑/陆艳

文/马祚波、刘莉、闫小咖、肥宅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安吉帘青乡村酒店创建人、设计师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陈谷

「健康的民宿架构应是金字塔状」

说民宿“豪宅化”不是太标准,不如说“野奢”。“野”就是地域上是“野”的,有天然的景观加持。粗犷野性,与大自然完美统一,这是与城市酒店建筑截然不同的地方。“奢”就是打破山野之地物质匮乏的观念,即便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也能享受豪华舒适的住宿体验。这样工业文明与自然生态完美结合,才能给客人带来独特难忘的度假体验。

高端民宿往这个方向发展也是因为客人看惯了千篇一律的民宿,要求越来越高。帘青也是根据这种市场行情,定制了一种设计和装修标准:纯真古朴的民宿外形,与周围环境和谐共处,看起来是与大自然一道设计而非生硬闯入的人为建筑物;舒适的大床,现代化的卫浴,高品质的餐饮,亲切周到的服务等,与常规民宿有所区别。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帘青

客源选择上也有所针对,比较高端,价格也是1280元起步。目前帘青的开房率还保持在不错的水准,没有出现“曲高和寡”的现象。当然这与高端精品民宿刚刚出现苗头,在整个民宿市场的占比不是太多有很大的关系。

但现在很多民宿主在往这个方向发展,有一拥而入的感觉,不是特别健康。一个健康的民宿架构分布应该是金字塔状的,越高端的民宿,数量越少。越是低价位的民宿,数量越大,高端化的消费毕竟是少数。

在安吉这样的区域,帘青的定位是中高端的,创立伊始也是按照这样的“野奢”乡村度假酒店方向设计的,产品要往后看嘛,所以努力把我们的服务与体验做好,市场不会差。

南京子曰温泉阅读民宿创始人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孟繁峰

「做好一件东西,一定会有人认同」

当前吃、住、行对国人来讲还是匮乏的,很多商业综合体里虽然餐馆很多,但吃饭仍要排队,说明还不够丰富,不够多样。民宿在中国其实还处于起步阶段,以前在农村的就叫农家乐,城市里的叫日租房,渐渐才开始叫民宿。正如酒店有不同等级,有如家,也会有瑞吉,民宿也需要有一星到五星的区分。

住民宿的和住酒店的人群不同,他们已经住过了很多比较好的酒店,需要个性化的体验,这是酒店做不到的,而一般的普通民宿也很难满足他们,所以,越来越多的民宿定位中高端,不是民宿“豪宅化”,而是生活品质提高了。这也是我自己开始做民宿的原因。曾经体验过的民宿大多相对简陋,所以这些民宿相当一部分都是不赚钱的,前景堪忧的也是这样一批民宿。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南京子曰温泉阅读民宿

民宿不是有间空房就能做的,住民宿的一定是想体验当地特色,体验主人文化,体验这个环境,要的是独一无二的、个性的东西,所以民宿的标准肯定会越来越高。我们做“子曰”的标准是,华东地区最贵的五星级酒店用的什么东西,子曰全线超过,床品跟安缦是一样的,包括吹风机、香薰、窗帘,但凡客户能接触到的东西,用的都是最好的。

做民宿的态度应该是:做好一件东西,一定有人来认同。如果把赚钱作为首位,那么你会迷失你在做什么。

南京石唯玉·雨花石酒店创始人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陈实

「高端民宿一定要有自己的魅力点」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民宿客群的消费需求也在逐步提高,这种市场的需求自然就导致了民宿市场“豪宅化”趋势的出现。

就我个人近段时间的经历看,这种“豪宅化”的典型案例或者说“豪宅化”的民宿产品是很多的,而且越来越多。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千元以上的民宿越来越多。然而民宿的高端化,特别是与高星级酒店相当甚至更高的价格,在一定程度上自然就导致了部分客源的流失,毕竟能够消费得起的客人还是少部分客群。很多高端性的民宿,它的整体入住情况其实并没有那么理想。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南京石唯玉·雨花石酒店

近两年,民宿“豪宅化”的趋势越来越火爆。有些人对这样的市场趋势感到担忧,但我始终相信,市场是会选择好产品的,不合适的产品自然会被市场“教育”,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忧的。我们从商业角度来说,一个健康的市场,高端产品差不多应该在1成左右,3成左右的中高端产品,剩下绝大部分是更广泛的普通产品。

但是,什么样的民宿可以称得上“豪宅化”或者轻奢呢?在我看来,首先,它的价格就应该和五星级酒店差不多,也许它的硬件比不上五星级酒店,但它一定会有一个让我愿意为它的价格买单的魅力点,比如它的设计、文化内核、景观等等。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以我们雨花石酒店为例,我的硬件做得再好,它一定是没办法和五星级酒店比的。所以在我看来,硬件差不多就可以了,最重要的还是我们独特的雨花石文化。通过这种独特的文化输出甚至是社群运营,来打造有竞争力的内核,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

杭州玖别精品民宿创始人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郑红伟

「民宿的高端化未必会导致客源的流失」

民宿市场“豪宅化”的趋势肯定是存在的。第一是消费市场有了这样的需求,于是就有人来做这样的项目。第二是当有人做了之后,大家发现在这样的市场之下,客户的消费能力还是可以的,高端人群的比重是足以支撑的,自然就有越来越多的民宿来做这个事情,这其实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

在我看来,莫干山算是“豪宅化”民宿的一个典型。基本上,无论是从价格、设计、易耗品的配置等各方面来说,它们的民宿都是如今我们在说的这种“豪宅化”民宿。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玖别

其实,民宿的高端化,尤其是价格与高星级酒店相当甚至更高,在我看来并不代表一定会导致客源的流失。因为会选择高星级酒店的客人和会选择民宿的客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是抱着不同的目的去选择入住酒店还是民宿。很多选择民宿的客人,就是想要去体验、了解民宿,在这样的前提下,客人可能对于你民宿的硬件要求就没有对高星级酒店那么苛求。

我相信,真正高端的、“豪宅化”的民宿,一定是只有顶上极小一部分。对于玖别,我也从来没有把它定义为“豪宅化”的民宿。在玖别,我们更希望的是通过丰富的、有特色的活动,让客人能够感受那种温暖的人情,体验到一些在别的民宿体验不到的差异化内容。

锦上云宿投资人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陈卓

「真正体验好的民宿不会曲高和寡」

民宿“豪宅化”其实早在2016就已经初见端倪。首先物业的租赁价格越来越高了,同样的建筑体量,只有高房价才能支持高成本和高质量的服务;其次是消费升级,消费者愿意花高价格为住宿买单,那么对高端产品的需求也就自然而然产生了。当然民宿主本人对生活美学的追求与爱好,也决定了民宿“豪宅化”的局面。

我主理的锦上云宿,每一家店都是精心打造,外表简约,内在豪华。比如上海旗舰店是一处位于陆家嘴的民国老宅,当年建造时就是名震一时的浦东第一大宅。我们的内部装修采用了与传统产生鲜明对比的现代风,洗护用品使用全套菲拉格慕。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锦上云宿

在舟山的项目海上花开,也是舟山范围内目前最高端的民宿,是所在的岱山岛上价格最高的住宿产品,甚至高于所有高端四五星级酒店,但我们提供“一价全包”的高标准服务和活动体验。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锦上云宿·海上花开

杭州店的标准也不逊色,品牌床垫使用全进口的席梦思,所有的卫浴都来自汉斯格雅和杜拉维特,床品使用标准采用目前市场上最高端的纯棉面料,高于国际品牌五星级酒店的体验。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在销售上,我们的上海店和杭州店都是在当地市场上可以与周边五星级酒店相抗衡,甚至价格更高。

运营至今,并没有因为价格高而流失客源,反倒会吸收更多更高层次和对我们有更高要求的客人,推动我们成长。当然这与我们的服务有关,管家发自内心地对客人会心微笑,是很多星级酒店难以实现的。要知道人们更愿意为价值付费,而不是为基础需求付费。因此,真正体验好的民宿,是不会出现“曲高和寡”的局面的。

南京蝶梦山丘飞行民宿创始人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邰青轩

「市场是丰富的 良币理应淘汰劣币」

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民宿的迭代升级也是大势所趋。就像买商品,以前义乌小商品城很火,那里的东西是便宜,但是用不了多久就坏掉了。现在人们收入高了,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多花点钱,去买品质更好的。

民宿也是,客人会不断有更高的需求、更多的欲望。原来是农民开的农家乐,最原始的消费,一两百元一晚,但如今在旅游中,度假趋势已经取代了原有的到此一游,住民宿的大多是收入较高的社会中坚力量,所以民宿产品自然要进行迭代升级,卫浴、洁具、布草等都要高端得多,良币要淘汰劣币,第一代产品应该被取代。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蝶梦山丘

与此同时,消费者需求的多样化,决定了民宿市场应该是丰富的,既要有中产家庭能负担得起的高端民宿,也要有能满足老人养老度假和普通徒步者的民宿,他们不要求民宿一定要有能媲美五星级酒店的硬件设施,但要干净健康,所以民宿市场应该是有不同层次的,多维度的。

从去年到今年,可以看到南京市场上涌现了一大批对品质有要求、对产品和品牌有追求的有特色的民宿,其中有的民宿主真的付出巨大,在硬件投入上可以说不计成本,但开业后入住率并不理想,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我想第一步,这些民宿都是有颜值的,都是“美女”,当附加值变成了及格线,就要考虑是不是选址的问题,如果你的民宿不是位于老门东、中山陵这样的热点区域,那就要有自己的地域特色,跟当地的旅游、文化、农产品等结合起来。另外,有个人魅力的民宿主人也很重要,他们有自己的故事,可以和客人去交流和分享,给客人带去独特的体验。

苏州筱駐人文酒店创始人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钱程

「无法复制的灵魂 不是金钱可以堆出来的」

民宿的豪宅化早已是很明显的趋势,这种趋势的形成,个人觉得主要有两方面因素,一是大量的资本进入民宿市场,二是消费者的要求也变高了。最近这一两年,新进入这个行业的民宿不断向豪宅化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专业团队进入了民宿市场,从租房成本到建筑施工,各种成本逐年攀升,过去开一家民宿,你可以花十几万、最多几十万做一间房,现在远远不止这些。

至于消费者方面,随着国内民宿数量的不断涌现,消费者对于民宿的选择多了,体验多了,自然要求也就更高了!谁都希望在同样价格区间能住到设施更完善、服务更周到的民宿,这就反过来促使民宿主在“豪宅化”方面狠下功夫。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苏州·筱駐

举个身边的例子吧,有个民宿项目的单间房建造成本竟然高达100万,这个数字是非常恐怖的。在我们木渎古镇也有一家走豪宅化路线的,8间房花费1600万打造完成,最初时的定价在3000多元至10000元出头,后来慢慢地随着销售形势的变化,逐渐变成1000多元到7000左右不等。

民宿“豪宅化”的前提得有这样的消费市场支撑,可以肯定的是,这部分的消费群体占有较小的比例。这个行业的大部分民宿在我看来,入住情况都不会很好,年入住率达到40%就能在生存能力排行榜中位居中上了。当然,做得好的高端民宿也有,白马老师的松赞就是一个典范。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所以在我看来,怎样给民宿植入一个无法复制的灵魂,怎样为民宿填入生活的内容,这不是光喊喊口号、或是投入大量金钱就可以达成的,这需要一个漫长且痛苦的过程。

浙江安吉迈岚度假酒店创始人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胡耀华

「大家各做各的生意 相安勿扰」

最近几年,以莫干山为代表的民宿开业潮,确实越来越讲究设计、软装、体量,投资成本也比早年间的民宿高得多。成本的增加,也就直接推高了日常的客房售价,但是,我认为不能简单将这一新变化定义为“豪宅化”趋势。毕竟,民宿行业也有高中低端,从数量上来说,精品民宿仍然只占少数。应该说,各家民宿的目标客群不一样,各做各的生意,相安勿扰。

就我的经验来看,不断提升民宿标准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主要客群对于卫生、设计、功能配套都有自己的潜在需求,民宿只有做出自己的调性,才能吸引到这批客人;另一方面,民宿行业在发展,客人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因此民宿主自然会想尽一切可能去提高自己的标准。

越来越多的民宿走“阳春白雪”的路径,最终会不会“曲高和寡”?

迈岚

之所以我认为没有出现“豪宅化”趋势,因为高价并不就等于高端。假设一家民宿拥有良好的选址,符合公众审美的设计,能保证卫生清洁,美食又有特点,服务还有标准,还有一个好客的民宿主人。这样的民宿如果开出一个与高星级酒店相当甚至更高的价格,我认为还是能吸引许多慕名而来的客人。

同时,价格也是一个相当有效的门槛,往往能够吸引到相对应的素质较高的客群,这样一来,民宿主人也会较为省心与开心。反之,如果仅仅是依靠一幢漂亮的房子来支撑高房价,可能就会出现曲高和寡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