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假路过苏州,和多年未见的同学冉总及其两个下属见面,其乐融融。下午,因约好的另一朋友临时来不了,冉总便决定带我逛逛较为精致的狮子林。

走到公园大门前,立马周围响起此起彼伏的拉客声,一黄牛信信旦旦的表示,两个景点一起,打折。我作为客人,觉得客随主便,而长期奋斗在销售一线的冉总,觉得打折门票的确是个上策。

很快,我们一行四人就被拉上了一辆大巴,我一端详团友们的妆容,立刻就明白我们进入了某个廉价购物团。不过,本来休假就是为放松,也不想战斗,既然如此,就索性开始这段随机的旅程吧。

经过了一段水路的游览,以及某丝绸购物之旅后,我心想,也许导游能把我们引入正题,游园了吧,殊不知,一场桀骜不驯富二代的戏份在等着懵懂无知的我们。

大巴一路驰骋,很快远离了市区到了廉价购物团的最爱——珠宝店。一个一身职业装的女性,将我们一行人引进了一个小房间,我定睛一看墙壁上挂着的幕布:PPT!立马虎躯一震,知道碰见专业卖珠宝的对手了。读过MBA的人都知道,没有PPT的生意那绝b骗不了风投。见那职业装的小妹,伶牙俐齿的介绍了自己和PPT以后,还给团友们端茶倒水。小妹说自己是见习讲解员,请大家多多关照。虽然本团是低廉的购物团,但大家也不傻,情绪都异常低落。那妹子开了几个并不好笑的玩笑以后,忽然严肃的说,刚才她同事告诉她,领导正在巡场,请大家届时多多说点好话。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打扮的如图台剧里富二代的兄弟以及一个黑西服的光头大汉“唰”的一下推门而入。大戏,开始了!

富二代进来,那小妹立刻如同台湾偶像剧里的女仆一样,弯下了腰,嗫嚅到:“李总好”。然而富二代压根不看她,用一口港台腔问我们道:“刚才她对你们服务态度好吗?没有强行推销吧?”得到前排团友的答复后,富二代邪魅一笑:“很好,你那个组的?工号多少?”小妹为了表示自己的惶恐,还强行咽了咽唾沫,“报告李总,我是002号xxx”。“好,你退下吧,我和客人们聊会。”

目睹这一番霸道总裁的戏份的我和冉总面面相觑:什么鬼,这tmd不是装b,简直是在拍电视剧好吗。

在我们惊愕之际,李总简要的介绍了自己,叫李梁玉,绰号阿梁,栋梁的梁。这是家族产业,他,曾经离家出走混迹社会,就因为他家有钱。他任性,他觉得自己nb。然而有一天,姐姐的电话惊醒了他,母亲的泪水让他幡然悔悟,于是他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要把顾客们的笑容拍成片子,寄给父亲。所以他对我们笑,也希望我们也对他笑,“在你家做客,你对主人黑着脸,像话吗?”李总刚柔并济的说道。

我立刻觉得这个戏份的脚本太稀烂了。如果要我来写,我相信能编的更合理。然而霸道总裁李总压根不给我等思考,咆哮道:“我阿梁,有钱。我要给你们每人一个礼物。不要钱,你们不是担心我骗你们吗?没事,给你们上车再发。我就是想让你们露出笑容。现在,不相信我阿梁的,你可以走,信我的,过来,我给你们演示一些买珠宝的小技巧。”

我一看大门,我擦,三个黑衣人堵着,我怂我不走了还不行吗?回头一看,发现大家都tmd怂了,紧密的围绕在了李总身边。李总在给我们讲解了珠宝标签的小秘密以后,也许没料到我们团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居然一个都没走。只好继续自己的台词:“我希望你们告诉那些走了的王八蛋,我阿梁是不是没有强迫你们买东西,是不是个好人。”我心底暗暗分析,李总一定担心进度把握不好,所以强行假装我们有人走了。

不过,同时我也暗暗担忧,李总什么时候能抛出包袱,来盈利。果然李总没让我失望,在说亲情,商业模式等话题之后,李总神秘的说,你们知道秦奋吗?然而作为60块钱的低价团,其他团友都一脸懵逼:“勤奋?”于是,李总讲述了秦奋与王思聪,他与秦奋的关系。点到即止后,李总说,我阿梁,就想交个朋友你们有人愿意信任我吗?”

现场一阵骚动后,有几个人举起手来。李总大喝道:“好!我阿梁欣赏你们,你们愿意花388结交我这个朋友吗?我可能给你们几万珠宝,也可能啥都不给你们,你们还信任我吗?”

我松了口气,扭头对冉总说,这孙子终于把包袱抛出来了。

半个小时后,我和冉总在门口寒风中等待着被忽悠了的,冉总的那个下属,他和几个团友被单独留了下来,和李总交朋友。我真诚的对冉总说,冉总,这孩子,年终奖今年就别发了吧。

此时天色已暗,之前导游所说的第二个景点也变成“你们想去我们就带你们去”。一番踌躇后,我自己打车回到了酒店。

第二日,我自行打车前往了狮子林,中间虽然也经历了所谓的上桥快,不堵车,而实际上完全不用上桥的出租车忽悠绕路后,还好我选择了二维码支付,最后利用滴滴客服找到了司机电话,一番口舌之争后,司机给我退了10元钱。

看到眼前的美景,心中似乎有些惆怅。也请以后来苏州旅游的人,多多擦亮双眼。

忽悠瘸了!我在苏州旅游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