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导读

肝硬化腹水为临床常见疑难病症之一,属于中医学“鼓胀”的范畴。本病在临床上以腹膨胀如鼓,青筋暴露,面及皮色黄或黧黑为主要特征。早在《内经》中就对这些临床证候作了比较详尽的描述:“腹胀身皆大,大与腹胀等也。色苍黄,腹筋起,此其候也。”中医学认为,本病属于四大难症之一。今天,为大家介绍一些可以配合服药共同进行的外治疗法,应用得当,常有奇效——

肝硬化腹水危害大,外敷疗法亦有奇效

肝的吉祥物以丸


朱丹溪说:“风劳臌膈为真脏病,绝难治。”历代医家对于肝硬化腹水的病因病机、治疗及预后等方面都各有侧重地进行了研究和探讨,使本病的理论与临床治疗不断丰富和完善,为后世治疗本病提供了许多可贵的依据。

外治法是中医学治疗腹水的重要方法之一,临床上一是为加强疗效而对内服药物起辅助与协同作用,适应于腹水较多、病势较重、单用口服利水药物难能获效者;二是部分病人因各种原因而一时服药困难者。外治法是古人长期实践经验的结晶,用之得当,常可收到意外的效果。临床上最常用的外治法有两种,即敷脐法与放腹水法。

肝硬化腹水危害大,外敷疗法亦有奇效

肝细胞癌治疗。概念的图像


1、敷脐法

敷脐法即用某些特定药物或作散,或制饼,或为糊,或捣泥,敷于脐部,外以纱布裹之,以药穿透之力达到消除腹水的目的。常用敷脐方有:

01

(1) 麝香方:麝香0.6g,威灵仙30g,白鸽粪30g,细木通9g,白芷9g,细辛9g。上药共为细粉备用,白酒半斤。

将药粉及白酒装入猪脬内,将猪脬口扎紧,将脬口对准肚脐,以纱布固定,小便可在第3天后增加。

02

(2) 甘遂法:甘遂3g(研末),生姜9g捣泥调匀摊于纱布之上,敷于脐部,以纱布裹之。

03

(3) 消河饼:大田螺4个(去壳),大蒜5个(独头蒜),车前子末9g,共研为饼贴脐中,以手帕缚之。

04

(4) 麝甘法:麝香0.3g,甘遂9g共为细末,生姜捣泥调匀,摊于纱布之上,以纱布裹之,每3日重复1次。

2、放腹水法

中医学典籍中很早就有穿刺放水的记载,如《内经》说:“徒㽷,先取环谷下三寸,以铍针针之,已刺而筩之,而内之,人而复之,以尽其㽷,必坚。来缓则烦挽,来急则安静,间日一刺之,㽷尽乃止。”这段话说明早在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已经认识到穿刺放水是腹水治疗的一个重要方法,晋代医学家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一书中也提到了:“若唯腹大,下之不去,便针脐下二寸,入数分,令水出了孔合,须臾腹减乃止。”这里对进针部位、进针深度都提出明确的要求。

放腹水也是西医学经常应用的治疗方法之一。放腹水虽能解除患者腹大胀急之苦,但有时会引起腹腔感染,还会因腹水大量排出而使大量蛋白丢失,甚或引起水电解质的紊乱,诱发肝昏迷等。对于穿刺放水的危害,古人也早有觉察与认识,如《千金要方》中说:“凡水病忌腹上放水,水出者月死,大忌之。”可见古人一般是不主张放腹水的,这与西医学的主张也是一致的。

好 书 推 荐


肝硬化腹水危害大,外敷疗法亦有奇效


《肝病用药十讲》

本书为修订版,在保持原来结构和框架的基础上对部分内容进行了必要调整,考虑到主要着眼点重在临床,因此对原书十讲之外有关科研课题的介绍内容进行了删减,使总体内容更为集中,也更贴近临床。由于近年来新的抗乙肝病毒药物相继出现,特别是丙肝小分子直接抗病毒药物取得重大突破,使抗病毒治疗的临床格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因而此次再版也对中医药治疗乙肝病毒携带者及丙型肝炎的相关章节进行了调整和删减,以使之更为适应当前临床进展的实际需要。(购书详情请点击下方“了解更多”)


版权声明

本文部分内容选自《肝病用药十讲》(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尹常健 著),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