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以前,一些地区面临儿科医生短缺、儿科就医难等问题。如今,随着儿科医疗资源下沉稳步推进,这些问题解决得如何?

  ——编者

  3个月前,河南省平舆县万冢乡杨女士刚满一岁的儿子得了重症病毒性脑炎,在平舆县人民医院经郑州儿童医院联合会诊,第十一天就出院了。

  平舆县患儿家长杨女士

  病治好了,还省了路费和住宿费

  “下午5点多,儿子突然全身抽搐、满脸青紫,抱到乡里卫生所,医生一看,立马拨打120。送到县人民医院就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孩子得了重症病毒性脑炎,病情危重,需要上级医院会诊。”杨女士说,孩子一开始全身插满管子,第二天远程会诊、第三天撤下呼吸机、第四天转出重症室,转入儿科住院治疗,第十一天建议出院……

  “这搁几年前,想都不敢想,这么大的病在县里能治好。”杨女士家并不富裕,这次一共花了8000多元,新农合报销近6000元,自费2000多元,“费用可以承受,比去驻马店、郑州方便多了,光路费、住宿费都能省出至少2000元。如果遇到暴发性、急性病等,孩子在路上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县人民医院主任医师杨杰

  接诊重病患儿,心里不慌了

  “重症病毒性脑炎的救治时间非常重要,如果错过最佳救治期,就会危及生命或遗留严重后遗症。”平舆县人民医院主任医师杨杰说,成功救治离不开郑州儿童医院的指导。

  2014年平舆县人民医院加入郑州儿童医院的医联体队伍,儿科变化很大:一是每年县医院医护人员参加郑州儿童医院组织的“百名医生、百名护士”脱产培训班,为期三个月,实现知识更新和技能提高;二是得到北京儿童医院集团、郑州儿童医院的精准帮扶,郑州儿科名医经常下县义诊、会诊、讲课、查房等。

  三年来,平舆县人民医院儿科医疗体系不断完善,增设儿保门诊、小儿外科组等,满足了当前基层患儿的就诊需求。

  “大家普遍反映,现在接诊重病患儿,心里不慌了。”杨杰说,“通过专业培训、专家讲解,县里医护人员对多数儿科疾病都能做到心中有数。”

  郑州儿童医院医联体理事长周崇臣

  解决好“舍得放、接得住、愿意去”

  郑州儿童医院通过医疗联盟的形式,上联北京儿童医院集团,下联141家成员单位,构建起国家、省、市、县四级儿科医疗服务体系,让孩子们在家门口享受国内一流优质医疗资源服务。

  “患儿的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郑州儿童医院坚持做到毫无保留地把技术、经验传授给基层医护人员。”郑州儿童医院院长、医联体理事长周崇臣说。

  如何增强医疗联盟各级医院的内生动力?周崇臣认为,可以通过财政投入、医保支付等配套政策,充分调动三级公立医院参与医联体建设的积极性,解决好大医院“舍得放”的问题;通过派遣专家、专科共建等措施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提升基层服务水平,解决好基层“接得住”的问题;通过上级医院对签约患者提供优先接诊、检查等服务,畅通术后恢复期、重症稳定期等患者向下转诊通道,解决好患者“愿意去”的问题。